安祖拉

一九七四年出生於香港。十歲前,與大多數香港兒童一樣,生活無憂。 某清早,老爸的一泡橙色尿尿,改寫了我和家人命運。 窮,迫使要什麼都要幹! 就憑著一鼓傻勁,幾年前才取得會計師資格。 可是,牌還未拿暖,就當上了全職媽媽,現偶爾抽空教下手工藝及寫作。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英文老師-《上半場》|安祖拉|謎米生活

02/07/2015 上午11:31

納悶的除了中史堂, 還有英文堂。 教我們英文的是戴眼鏡的黃老師,外表斯斯文文的女子,貌似當年的歌手劉美君。她最大特徵就是說話時有點「黐脷根」。 遇到同學上課談話,黃老師指著他們大喝道 :「你們講夠了嗎? 你們講夠了嗎?」(...

更多>
Share On


模範有真情-《上半場》|安祖拉|謎米生活

01/06/2015 上午11:15

當時我想,為何小六升上中一,只相差兩個多月,我與同學之間關係就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呢?小一至小六,我是同學及老師的眼中釘,同學窮追猛打無情地排斥我,人緣差到極點; 只是過了一個炎炎夏日,又是另一番景象,新得不可思議。 回想那次自殺蠢...

更多>
Share On


我要爭氣-《上半場》|安祖拉|謎米生活

16/05/2015 下午03:19

口上說不找另一間中學,心裡仍念念不忘,耿耿於懷。 那天離開學校後,我與老媽帶著紅腫的雙眼去了黃埔酒樓吃午飯。 老媽氣憤交架,連罵我的力氣也沒有了;就這麼坐著,不出聲,不動彈,任桌上的點心攤涼。吃不下呀。 正當結帳...

更多>
Share On

轉校的羞辱-《上半場》|安祖拉|謎米生活

11/05/2015 上午10:55

自那次被老媽挽回一命後,人好像在一夜之間長大了,開始積極活躍起來。可是我的逆境沒有因為我思想改變而立竿見影同步改變。 不久,我想大概在五、六月份,正是一般學校考試階段,也是木棉花盛開的季節。髙高的木棉樹,光禿禿的枝椏,少見樹葉多...

更多>
Shar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