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華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著作【七宗罪】。

精選提要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
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噏。
著作【七宗罪】。
精選提要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
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噏。
著作【七宗罪】。

截至這一刻,見這份工也是相當簡單、順利的一件事,連最難解決的交通問題也有Raymond替我辦妥了,而我早知事情不會那麼容易;難題來了,還要是真實個案題。差不多每一個interview也會有一些考你判斷能力的問題,猜不到連7仔也不例外。

 

我心裡盤算着,基本上有兩種答法:其一,由於效果未如理想不代表產品有損壞,而且沒有收據,那實在無能為力,公司規矩只可在有單據下退回過期或有損壞的產品,若果產品未如宣傳般有效,那只好向該公司投訴,這是對任何一位客人的處理方法;其二,理論上真的不能退貨,因為沒有單據,貨品亦沒有實質問題,不過我可以做的是私人為她換另一品牌,又或者相約放工後請她吃飯,彌補她心靈上的傷害。

 

前者,是很顯淺,是model answer;後者,是想表達我能夠「think out of the box」,證明我不只是一部收錢、找錢機器,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思想的員工,亦顯示出我是一個幽默的人,可以為同事帶來歡樂和正能量。這也是爸送我去外國的原因,希望我可以有分析力。至於我打算用哪個方法?兩個也袋定,見步行步。

 

填好form,再等五分鐘,終於有另一位工作人員從走廊的右邊行出來召我入房。

一間小小的房間內,只有一張桌、兩張椅子,坐下來後,這位女士開始細閱我的個人履歷。

 

女士:「嚟見店務助理?」

 

我:「係呀。」

 

女士:「喺舖頭見到我哋請人?」

 

我:「係呀。」

 

女士:「之前做呢份係咩工?」

 

我:「係會計師樓。」

 

女士眉頭不禁皺起來。

 

女士:「咁點解無做?」

 

我:「……因為我身體之前有啲唔舒服,休息咗大半年,好番好多,所以想做住part-time先,調理好身體至正式開工。」

 

女士:「即係之前份工太辛苦,想揾份舒服啲?」

 

我:「……可以咁講。」

 

女士:「咁你知唔知份工要做啲咩?」

 

我:「點貨、上架,店務助理係咪都要收銀?」

 

女士眉頭皺得再深,然後攤出左手,示意我應該繼續作答。

 

我:「係囉,同埋收銀嗰啲囉。」

 

女士:「你知唔知要搬嘢?」

 

「清楚。」我清楚的不只是她口中所描述的工作性質,還有她對我178cm但只得120磅身形有所保留。

 

女士:「之前有無做過相關工作?」

 

我:「大學喺英國有做過學校canteen。」慌忙間撒了一個小謊。

 

女士:「你填咗返早更7am-3pm,起到身㗎可?」臉帶猶疑地道。

 

我:「起到!」

 

女士:「一個星期返到幾日?」

 

我:「星期二、五。」我答完也覺得離譜,但怕太辛苦,還是一星期先做兩天試試吧。

 

女士:「想做九龍灣分店?無嘅話,觀塘、藍田做唔做?」

 

我:「做。」選九龍灣的原因除了是撞到朋友的機會低外,國材其實也在那裡上班,總叫有個照應,至於早班只是方便我下午可做自己事。

 

人工方面,我發覺自己少留意新聞,原來是不知道最低工資是多少的,於是填form時Whatsapp了國材,他答我$30,最後在時薪一項寫了$32。

 

女士:「好,如果舖頭需要人嘅話,我打呢個電話係咪可以揾到你?」

 

我:「係。」

 

女士送我走後,心裡很亂,為甚麼她完全沒有看過那張測驗,連那條問題也沒有問我,連要搬東西這個職責也沒有說出來,一個星期又只上得兩天班,她會不會不請我?我不是很想得到這份工,但若果連7仔也不請我的話,我這輩子應該可以狠狠地劃上一個句號。

 

但這一刻,所有東西仍是個問號。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