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華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著作【七宗罪】。

Roy Lun, 倫志琰,生於1983年,獅子座,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是Goldman Sachs投資銀行分析員, 做了7年,一天假也沒有放過 ,現為associate,準備升職為vice president 。今年30歲,已婚,上年買了人生第一架法拉利458,現居於半山梅道蔚皇居,1,373呎,市值$2,850萬,自置物業。

 

他,就是我哥哥。

 

哥哥雖然比我大6年,但工作辛苦,所以驟眼看似35歲,普通人看見也不會覺得我們是兩兄弟,大多是舅仔與外甥的關係。他比我早熟,可能是哥哥的關係,所以自少也會扮大人,有點老積的感覺。總而言之,他24歲時已比我行得遠,不止是賺錢能力方面。

 

我倆之間,有兩件事是特別深刻的。16歲那年,有一次某uncle請我們一家到銅鑼灣著名意大利餐館da Domenico吃飯,那是我第一次到那裡進餐, 只顧大吃大喝,一口紅蝦意粉,一口龍蝦湯。吃完飯,送走uncle後,哥哥把我拉到牆邊,問我:「你知唔知你頭先做錯啲咩?」我搖頭示意不知道。「呢個uncle出咗名孤寒,你見唔見成餐飯佢揸住杯水,但幾乎無飲過,你就一味係咁飲,個waiter問要唔要多支,你仲口快快話要。下次記住留心啲啦,你仲細,唔緊要嘅。」

 

這個世界有三種人:第一種是不用人教就懂的、第二種是有人教才懂的、第三種是沒有自覺性又不聽人說的。哥哥是第一種人,我是第二種。

 

另一件事發生於我高中時期,那一年我準備考大學,他已踏入社會做工幾年。有天他打長途電話來:「喂傑仔,聽Daddy講你最近啲成績麻麻哋喎,你入U,唔勤力啲遲啲後悔嘅話,就無人幫到你,其實你有無諗過做人有咩目標?」那是第一次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每個人的目標也應該是入間好學校,打份好工吧,但那一刻我沒有這樣答,因為我知道這不是他想聽的答案。「唔知呀,生存囉。」「做人,一定要畀個目標自己,當你有一個大目標,你先可以plan更多細嘅steps去幫你行到終點。大學,係緊要,但唔係一切,最緊要知自己想點。你得嘅,畀心機啦。」一家四口,只有哥哥不覺得我廢,每次他所說的我也受用無窮,可惜事與願違,我想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今天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然而,他買拉利、住梅道也不是我欣賞他的東西。他一生人做過最偉大的事就是於我畢業被剪信用卡後,出了一張$10,000額的附屬卡給我,連同我收租的單位,月入剛剛$20,000,某程度上也是他縱容到我現在這個模樣。

 

原來,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過哥哥,這餐晚飯即使再不想出席,為了哥哥也要硬着頭皮赴會。

 

Auntie Jay:「Roy!無見一排,又大隻咗喎,做iBank咁忙都有時間做gym?」

 

Roy:「哈哈,唔係啦,呢排肥番,要勤力啲先得。」

 

Auntie Elsa:「聽你老豆講,你呢排叫佢買啲股票隻隻都賺喎,有咩tip屎先?」

 

Roy:「佢亂噏嗟,我哋做呢行,唔可以叫屋企人買股票㗎。咦,Auntie Linda,最近適安街招標拍賣,九肚山地皮先收得8份標書,適安街收成15份,你早幾年買船街Limehouse個相連舖,個個都話你買錯,而家你洗班友仔眼啦。就算邊個投到都好,合和中心2期個酒店項目起好,你嗰度不得了啦。我哋飲杯先!」

 

Auntie Linda:「阿Cat,都話阿Roy叻仔嚟㗎啦,你真係教得好。」

 

媽:「唉,成日都喺度賭,不知幾擔心佢。」

 

一天的晚飯內容大概是這樣,我一句說話也沒有說。小時侯,爸經常教我們「阿仔,大個一定要做個有用嘅人,如果唔係啲人唔係睇你唔起,係睇你唔到。你估出面啲人畀面你呀?佢哋畀你老豆我有錢咋。」好明顯,哥哥比我早開竅得多,將這番話消化得淋漓盡致。

 

再者,哥哥和爸也是獅子座,他們也是很自大以及很怕被忽視的人,所以在一群人中間,他們會很努力表現自己,比較內向的我就自然少說話,沒太多機會讓人認識到我。舉個例,我和爸媽駕車經過灣仔英皇中心,當時正播放着英皇週年記念的晚會,塞車期間我看到鏡頭影着方力申,於是問:「咦,點解方力申有份去英皇呢個party嘅?」媽:「明星咪有得去囉,你問埋啲問題咁低B嘅,下次問問題用吓個腦先啦。」爸:「係囉,你唔講嘢啲人就唔會知你咁戇鳩。」明明方力申不是英皇的,正等如曼聯慶工宴見到卡卡一樣,我相信林尚義翻生都會問點解。

 

10月23日是我生日,所以性格既天秤又天蠍,對這些事特別記得。經過多件類似事件發生後,我開始變得寡言,少講少錯。其實每一個沉默的人,背後也一定有他的故事,問題是會否有人感興趣去問。

 

吃過生果後,哥哥竟然沒有事要宣佈。他只拍拍我膊頭說:「喂,入房傾兩句呀。」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