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華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著作【七宗罪】。

精選提要
作者簡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噏。著作【七宗罪】。
精選提要
作者簡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噏。著作【七宗罪】。

哥:「傑仔,點呀呢排,聽Daddy講佢好擔心你,話你半年都未揾到嘢做。」

 

我:「唉……係呀,報咗咁多份工都係得份financial planner見吓,經過PWC單嘢,我真係唔想再碌Daddy張人情咭。」
 

哥:「咁你有無諗過自己想做咩?」

 

我:「唔知呀……」

 

哥:「唔知定唔敢講呀?」

 

我:「算啦。」

 

哥:「算?你係咪仲未get over到嗰件事?」

 

我:「嗯……」

 

哥:「傑,其實你知唔知我結婚嗰晚最開心係乜?」

 

我:「成家立室啩。」

 

哥:「唔係,係可以見到咁多位賓客放低手上嘅嘢食、電話,聽你唱歌,佢哋陶醉嘅表情我到而家都仲記得,嗰種滿足感係揾幾多錢都買唔到。你需要嘅係一個機會,一個屬於你嘅舞台。」

 

我:「唱歌邊揾到錢呀,唱得好過我嘅大有人在,陳柏宇唱得唔好咩?咪又係咁。講靚仔我又唔夠周柏豪。我又瘦又多暗瘡,見到我個樣都唔想聽我唱歌啦,香港有幾多個許延鏗?」

 

哥:「你仲記唔記得我細個嘅夢想?」

 

我:「記得,做飛機師呀嘛,細個Daddy喺Laser People租咗隻《Top Gun》返嚟,你睇完之後攞咗佢副Ray-Ban扮Tom Cruise,隻碟又唔捨得還,搞到Daddy畀人罰錢,嗰時都仲未有《衝上雲霄》。」

 

哥:「咁你知唔知我最後點解無做?」

 

我:「因為你發覺做iBank揾多好多錢?」

 

哥:「當年我同你一樣,讀書唔叻,入咗Purdue*,嗰時我咪有個女朋友叫Jenny嘅,有次同佢啲friend出去,有條女問我喺邊度讀,我話『Purdue』, 佢話:『吓,咩嚟㗎,high school*呀?』嗰刻無乜人理佢呢句說話,我亦無怪佢見識少,只係將呢句話放咗上心。之後我決定發奮,最後junior year*先轉咗去Yale。你可以話我開竅,但嗰刻我只係唔想衰畀人睇,同埋我問自已『點解人得我唔得』?」

 

我:「跟住呢?」

 

哥:「畢業之後,我有好幾個job offer,但我無放低飛機師呢個夢,於是去考,點知考唔到。嗰刻我打擊好大,我連Ivy League都入到,一個飛機師牌竟然難到我,你知唔知點解?」

 

我:「點解,你輕敵?」

 

哥:「自從大學開始,我一路淨係掛住讀書,乜都無理,之後又開始炒埋股票,直到去考機師牌先重新去掂番啲嘢,但原來係唔夠嘅。一個人要追求自己夢想,係要付出,唔係得個講字,連你自己都唔尊重自己嘅夢想,你點expect人哋去尊重你?」

 

我:「都過咗去啦,你而家揾咁多錢,做乜都得啦。」

 

哥:「考唔到個試,結果好似身邊嘅同學咁,唔知係條路揀我,定我揀咗條路,入咗Goldman。第一年,我同自已講,我要儲假,下年一次放晒佢去考個小型飛機牌。點知我第二年又同自己咁講,第三年又係。到今年已經第七年,我連一日假都未放過。原來呢個世界咁諷刺,當你揾嘅錢愈多,你嘅夢想反而會離你愈遠。」

 

我:「阿哥……」

 

哥:「每年我見好多fresh grad,佢哋話一早聽過我個名,想以我為目標:住梅道、揸458。但我呢七年所經歷過嘅佢哋又知幾多。我試過大壓力到要隊coke*,如果唔係唔夠精神;又無時間拍拖,有段時間淨係叫雞解決。好在後嚟識咗你阿嫂,佢真係好就得我。我辛辛苦苦所得番嚟嘅呢啲物質,喺人哋嘅眼中係成功,但若果死嗰日,我回顧番我嘅一生,我唔會為我賺過嘅錢而感到驕傲,只會遺憾我點解做唔到機師。就算我聽日畀人炒咗,中環都係會照樣運作,我班clients亦會由同事take over,我只不過係呢個時代嘅一塊齒輪,可有可無。」

 

我:「你揾過咁多錢,梗係有資格咁講。」

 

哥:「你見Daddy細細個逼我哋學琴、去外國讀書,除咗係想裝備我哋之外, 最重要係因為佢細個無能力,咁唔叫自私咩?我哋出世無得揀,如果做人都唔可以為自己選擇,咁做人仲有咩意思?所以,做人係應該自私啲,唔好因為人哋點講而影響到你。不過,我就無得自私啦,今次上嚟其實係想同你哋講Fiona有咗,而家BB都有埋,我都要繼續努力揾錢。但你唔同,你仲係白紙一張,我唔想你行番我條舊路,畀個社會改變咗你嘅本質,到老咗先嚟後悔。」

 

我:「Shit man……congrats bro!我咪就嚟做阿叔?Anyways,你講嘅嘢我收到㗎喇。 」

 

哥:「收到就好啦,唔知係咪就嚟做人老豆,所以口水都多啲,不過放心,我唔會好似Daddy咁煩你。係呢,你仲鍾意飲維他奶㗎可?」

 

我:「鍾意。做乜?」

 

哥:「無,我早排去上海做嘢見到呢個維他奶盒錢罌,雖然係淘寶貨式,但見幾得意,得閒用嚟儲吓錢啦。 飲下維他奶好喇,唔好學我飲紅酒。呢排夠唔夠錢使呀?」

 

我:「夠。多謝……阿哥。」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不是因為可以含着銀鎖匙出生,而是有Roy這個哥哥。有了他就好像有兩個爸爸這樣,一軟一硬。但我從來都不會介意外人將我和哥哥比較,正等如許紹雄不會將自己和劉青雲比較一樣,根本就是兩碼子的事。我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我們就像左右手,右手比較大力是正常,但也不等如左手是廢的。以前我會認為我和哥是同廠車,我是Nissan,他是Infiniti:一個日版,一個歐版。直到今天與他一席話,我才驚覺這七年他真的成長了很多,已不再是一架Infiniti,而是一架Ferrari。

 

至少在我心中他永遠也是。

 

*Purdue:Purdue University(普度大學),位於美國中西部印第安納州西拉法葉,全球排名102位。

*High school:美國高中,總共四年,分九至十二班,等同香港的中三至中六。

*Junior Year:大學三年級。

*Coke:是毒品可卡因(Cocaine)的俗稱。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