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華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著作【七宗罪】。

精選提要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噏。著作【七宗罪】。
精選提要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噏。著作【七宗罪】。

「早晨,咁早去邊呀靚仔?」Raymond裝作精神地問。

 

我:「去荔枝角長順街。係喎Raymond,你知唔知金鐘去荔枝角搭地鐵要幾錢?」

 

Raymond:「買飛$14,八達通唔知。」

 

我:「吓?乜唔同㗎咩?點解你反而會知飛賣幾錢?」

 

Raymond:「係呀,八達通梗平啲㗎,鼓勵你哋用呀嘛,唔係點賺咁多錢?我點解知?我成日放工去荔枝角搵我條女,好多時去到月尾無晒錢,要退咗張八達通,咪焗住買飛囉。你呢啲有錢人用老豆張八達通黑卡,自動增值,唔明係應份嘅。」

 

Raymond這番話再次令我明白到,有時一百幾十對於香港人來說是何等重要。至於我問他車程價錢是因為幾年前見一份暑期工時,被問到當日是搭甚麼車去的,又問了那程車的價錢,至今我仍不肯定她的用意,可能她知道我是爸介紹去,因此想知我是否那種好食懶飛的二世祖,怕我做兩天連bye bye也不說就銷聲匿跡;於是她有了一個想法,就是乘公共交通工具上班的,就應屬非典型少爺仔。那次之後,我每見一份工前,即使是乘司機車與否,也會預先問好去那個地方的車費。

 

「哦,原來係咁。」

 

「做乜去荔枝角呢啲地方,唔啱你身份喎。」Raymond詫異地問。

 

別人聽到這句說話,可能會覺得有骨,但我沒有;事實上我一輩子的確未去過荔枝角,連九龍也少過,所以我亦沒有打算告訴他這程車的目的。

 

我:「播首《思憶》嚟聽吓先啦。」

 

Raymond,是除了國材以外,另一個經常讚我唱歌好聽的人。他也是K歌之友,由小雪和漢洋的《其實我介意》到Kary的《座右銘》以至阿峯的《愛在記憶中找你》也愛聽,對於一個40多歲的男人來說,是異數。《思憶》是一首他介紹我聽的歌,主唱是梁球,一位先天性失明人士。1990年他跟華納唱片公司合作,推出了一隻專輯,全碟所有歌、詞也是由他一手包辦,可算是90年代的蕭煌奇,就連北京奧運他也有份表演!聽過他的歌和故事也令我很慚愧,一個失明的人也可以有這樣的一番成就;大家也是唱歌,可我只是一個K房以外就沒有價值的人。有時侯我也會問自己,小學老師教我們「天生我材必有用」,那是否有一種人的生存價值就是為了突顯出其他人的優點?

 

(音樂)「想起家中溫暖多開心,愛聽媽媽的鄉音,還有知己的慰問」

細味着歌詞,看着海底隧道的燈,我的腦海再次泛起了半年前的「那份工」。

 

畢業後,我在一間會計師樓工作過一段很短暫的時間。由於爸的公司是由PWC*核數的,所以他委託那裡的一位partner*推薦我到該會計師樓工作。三師之中,醫師、律師也沒有機會了,若能夠當上一位會計師的話,相信也可令他放心,當時大家的確也是這樣想的。可是,當我開始工作後,心散至極,對一堆數字和excel倦極生厭,唯一令我開心的是認識了Nancy。

 

*PWC:PricewaterhouseCoopers(羅兵咸永道),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

*Partner:會計師行合夥人。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