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提要
女皇 - 歐昶瑩:羅更,鑊鏟,鋼筆,直播室。由四寶出發,口述心所想,仔細味生活。天南地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精選提要
女皇 - 歐昶瑩:羅更,鑊鏟,鋼筆,直播室。由四寶出發,口述心所想,仔細味生活。天南地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人家願將運動升級, 就給你形容為鬼」
「有冇糾察大隊長 ?」
「有冇打爛玻璃?」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
「雙學三子不代表我」

一篇關於南韓的民主抗爭post帶來了以上反應。Well well well,容我分說。南韓有兩次大型歷史性民主運動。先前post了87年的六月抗爭。現在講更早的「光州事件」。這三場運動 --- 不論是南韓87年的六月抗爭和80年「光州事件」,還是香港「雨傘運動」共同之處都是學生。同樣都是由學生發起及充當領導者。

---「光州事件」的最大意義,是全民團結成一個 “和平共同體”。抗爭初期,學生們以和平的方式爭取民主,但當老人家看到手無寸鐵的學生被殘酷打死,或中學生看到自己的兄姊被槍殺,都陸續參加示威要求民主和自由,而在暴力鎮壓和混亂中,一樁打劫也沒有發生,市民更互相幫助,為示威者送飯,捐血給示威者,形成一個共同體。可是這些認同了“共同體”的市民,後來卻全部被政府列為“暴徒”、“內亂陰謀者”,而被強迫沉默。---

有沒有點像現在的香港?

南韓的民主抗爭有「大會」,有「糾察大隊長 」,有「將運動升級」,亦有「打爛玻璃」。

「光州事件」中的「大會」與「開會」︰
11/1979,韓國各大學恢復先前被逼解散的「學生總會」。
10/05/1980,全韓國各大學生會長在高麗大學舉行「會長團」會議。
22-25/05/1980,「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組成,開始與政府談判。
第一輪,15萬名市民召開大會,商討日後的策略。
第二輪,10萬名市民在雨中召開第二次大會。
第三輪,5萬名市民召開第三次大會。同日「光州民主民眾抗爭領導部」組成。

顯而易見,已經成功爭取到民主的南韓人民在抗爭當時是有「大會」的。「大會」與十數萬名「群眾」一同開會。由「大會」領導「群眾」在運動中發揮最大力量。何謂 “和平共同體”? 共同體是承載大家共同信念的空間。為著實踐此共同信念,大家才會有組職 - 大會,大台;有執行者 - 糾察隊;有規則 - 非暴力抗爭的原則。問題不在於激進不激進,爆不爆玻璃。在「光州事件」中再激的事件都有,他們的激、衝、爆是在一個溝動、信任、負責的前題底下進行。斷不會出現「沒有與其他参與人士溝動而進行的獨立行動」。你有你撞爆玻璃,他有他投擲汽油彈。關鍵是 --- 「大會」與「群眾」是有共識。不存在獨立行動,因為每一件的獨立行動都是大策略中的一環一節。不會在大家同意要靜坐時出現打鬥。在輪候發言時爭咪。不斷在共識中製造决口。你認為你將行動升級了。其他参與者是又怎麼覺得的呢? 當人民本身有能力奉行民主,體現對各方聲音的尊重時,落後的政府為保有執權政,唯有迎頭趕上。民主沒僥倖,只有配不配。

我相信「群眾」有堅持下去的决心。
我質疑人人都有能力分辨是非。
我懷疑中國DNA的本性會作亂。

(題為謎米編輯所擬,原文可看「女皇 - 歐昶瑩」面書)

Share On
Dislike
0
歐昶瑩     女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