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

精選提要
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
精選提要
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

說起對上一次去澳門都應該是四年前擔任社民連行委之前一日的事了,那時候覺得當行委後應該以後不得其門,因此最後都想去走一趟。結果四年後,因為打算入境向習近平請願,抗議八‧三一人大決定,真的入不了境。過程其實很快,澳門海關(不知道有沒有司警)待我們也相當客氣。

有好些人會語帶嘲諷說我們明知不能入境卻刻意要去是為了做秀,去「打卡」。你固然可以對我有這樣的質疑。首先,「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我的哲學,這一點無論在九‧二六闖入公民廣場,抑或在佔領運動中,都是一樣貫徹執行。佔領運動暫告段落,但雨傘(普選)運動尚未止息,如果今天我們不去,沒有傳媒去報,坊間更無事可幹,大家又渾渾噩噩,容讓習近平走到最近香港的澳門大搖大擺,哪運動是否還成運動呢?外界是否會覺得我們已經沮不成軍呢?如果我去,相信傳媒怎都會報導情況,撐起的黃傘,喊出「我要真普選」一樣會通傳於世,提醒港人和港府運動未完,我們會繼續抗爭,這是我眼中所謂「運動」。

其次,如果我們的想法是「成功才要去做」,那麼跟建制中人說過「如果佔領可以爭取到嘢,我都會去啦!」一樣。以此邏輯,其實即管是七一遊行,六四集會,每一個小型的遊行集會,不管你在維園還是尖沙咀,通通都是失敗無能,包括整場雨傘運動,因為甚麼都爭取不到。如此路進,最好甚麼都不要做,直等到「最適切」的時機才行動。然而,我會問甚麼是適切?而又有誰來創造適切的機會呢?誠然,這次只是很普通的一次抗議,跟去中聯辦門口示威一樣,其實都不會有巨大成果,但與其不作為,坐井觀天,何不借機會提醒港人雨傘運動未完,我們還要繼續努力抗爭呢?

至於是否做秀,其實都頗為主觀,主觀感覺一定下來,即使做甚麼都與做秀有關,與一般屋邨阿叔和街市阿嬸罵我們的意思是完全一樣的,所以我實在難以回應。其實,不喜歡我們,坦坦白白說「我討厭你,我想你死」就好,不用東拉西扯堆砌理由,這樣坦蕩蕩比較君子,是個好漢。

抗爭問代價,策略計成本,現在我們要處理的是如何延續雨傘運動的訊息,而不是宣洩失敗情緒呢!不要問別人做甚麼,問問坐在螢幕前的自己將會做甚麼就夠了。未來,或落區宣傳,或參選區議會,或組織行動,都是應當做的,要考量的是我們自己的能力氣力和信心。來吧,我們休息夠後,要再上路了!

(題為謎米編輯所擬)

原文刊於黃浩銘Facebook專頁

Share On
Dislike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