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聯竟然成功,我當然非常震驚。首先我要講講在此次事件中我所錯估的事,然後我們講這件事的影響和意義。

對任何事情的錯誤估計,基本上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是出乎你所知的資訊範圍外的,當中可能出現了意外,令你無法估計到結果。第二,是你應該估到的,但你竟然估不到。而我今次對退聯的估計,就是屬於後者,所以是不可原諒的。而主要的原因是,我實在太不願意見到這件事情發生,分析時滲入了主觀願望,令自己的判斷出現嚴重偏差,這是我不斷提醒大家要避免的事。可惜每每到了實踐,就連自己都做不到,用了感情去判斷,而非用理智去判斷。用感情去判斷,令我未有察覺支持退聯的其實是三種票的聯合。我一直只看著那些想拆台的人的票有多少,如果有四百多人聯署,我認為實際最多只有六、七百人,是非大敗不可。但實際上不是,它是有三種票。除了想拆台的人,還有港大學生裏的藍絲帶,大概佔學生的1成多。還有中央的組織票。最近大公、文匯天天吹雞,我相信共產黨已用盡他所有的票,約近一千票。

用偽裝的藉口,以中立的退聯,將3方面的票加了起來,就是總共的票,再加上不少港大學生對政治冷感,最後得出這個結果。如果冷靜一點是應該計算得到的。我竟然完全盲目,看不到這個現實,看不到中共的組織票,和對運動感到憤努的真心藍絲帶的票,我只能說自己是完全盲目,是可笑的。

 

Share On
Dislike
12
最新蕭析     蕭若元     退聯     港大學生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