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曹

全名曹文傑,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博士,活躍於香港同志及性權運動,早年加入中大同志文化小組及香港十分一會,現為女同學社執行幹事。以性權為運動核心,積極回應反挫力量,曾反對設立性罪犯名冊,抗議收緊淫審法例、爭取家暴條例保護同性伴侶,並持續監察宗教右派。

2012年11月7日,何秀蘭的同志平權議案被立法會否決,激發何韻詩在同月10號的香港同志遊行上高調出櫃。其後,同志、跨性別、大專學生、性工作及進步基督教團體發起聯署,要求梁振英在第一份施政報告內承諾展開訂立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的諮詢工作。

 

截至報告出爐前,接近政府的消息一直都指梁振英並無宗教包袱,會在性小眾平權議題上較為進取,企圖彌補因政制而失掉的分數。可惜,第一份施政報告卻大灑官腔,含糊其辭,最清楚而又最令性小眾失望的是「政府目前並無任何諮詢計劃」。官員私下透露,反同基督教會透過極高層的介入,成功游說梁振英改變初衷。

 

自此,性小眾議題便連續兩年在施政報告內無影無蹤。雖然政府於2013年6月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下設「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但小組成員兩年任期即將於年中屆滿,施政報告仍然隻字不提未來方向,反映性小眾議題很可能只獲梁振英政府極微的關注。

 

而在2014年10月被立法會左中右政黨聯手否決的婚姻修訂條例,更顯示梁振英政府對跨性別權益的虛情假意。終審法院於2013年5月判由男變女的換性人W小姐勝訴,能以變性後的新性別與未婚夫結婚。法院為了便利政府修例,暫緩判決一年,但政府卻向立法會提交一條比法庭建議更狹窄的條例修訂草案,規定變性人要切除原生性別的生殖器官,並重建新性別的性器官才獲承認新性別。

 

經此一役,政府看似爭取在一年期限內修訂法例,但其實純粹向法庭交差,根本無心改善跨性別人士轉換性別的法律困境。而由律政司司長領導,專門研究包括婚姻權益以內所有涉及跨性別的法律議題的跨部門小組,除了約見過幾個跨性別代表和學者外,它的進度、將來計劃,以及修例和制訂新法例的時間表一概付之闕如。

 

梁振英政府指香港生育率低,需要依靠單程證輸入年輕人口,但她卻忘了政體是否民主,社會對小眾是否寬容都影響生育意願。試問有誰願意自己的小孩會在特首選舉被人操控的社會裡長大?又有誰願意自己的孩子會在一個歧視頻生的城巿裡生活?

Share On
Dislike
0
小曹     謎米博客     施政報告     同志     性小眾議題     交白卷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