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u

中大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每每跟人談起左翼理論,最經常被人劈頭一句就是:人天生就自私嫁啦!所以資本主義才是符合人性!

 

德國曾經有一個研究發現,原來人天生本來都具有助人為樂的天性。研究員每天都會在一群剛剛會爬的嬰兒面前作簡單的動作,比如用夾子掛毛巾那樣。經過一段時間,研究員會故意搞砸這些簡單的任務,例如笨手笨腳地把夾子掉到地上。此時在實驗室的嬰兒在幾秒鐘內,都同時都表現出要幫忙的意思。他們用力爬到研究員身旁,急切地要把夾子遞給研究員(注意,研究員從來都不會說謝謝或予以獎勵)。這種樂於助人的熱誠,利他主義的精神,原來是天生的。到這時,你可能會問:既然人天生有樂於助人的基因,那為什麼我們現在看到的社會,大家都那麼自私?

 

左翼認為,人是自私還是無私,都是後天決定的。又或者,世界上可能真的有人是天生自私,但擴展到現在人人都那麼自私的地步,卻一定和後天環境有關。舉個淺白的例子:人人都鹹濕啦!為什麼不是人人都走去強姦?你說:「那是因為後天的教化啊,還有受到環境的影響啊。」對--同樣,一個人會顯露出自私還是無私,是被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條件所影響的。就好像當空氣是充足的時候,我們都會無私地和身邊的人分享著同一個大氣層的空氣--你總不會妒忌你身邊的胖子比你呼吸得比較多氧氣吧?

 

但你可能還是會說:但左翼要人無私分享,好像還是不符合人性。但,等等--而且我們要搞清楚,要人不符合人性地無私的,是資本家。資本家總要我們無私地和他們分享我們的勞動成果,要我們無私地容忍資本家的文化霸權,無私地容忍資本家的剝削,無私地容忍資本家啊富二代啊不用勞動是正常的,無私地容忍認1%的人主宰99%的命運。要人完全無私地容忍一切,是資本家。

 

那左翼提倡的是什麼?左翼不是要提倡無私還是自私,左翼是提倡要奪回我們應得得勞動的果實。因為當物質條件不夠的時候,而人又沒有覺醒的話,就會無可避免的你爭我奪自私起來。就以考公開試為例:學位不多,大家都渴望升學,於是做起卷子都不會手下留情吧。所以,如果你要人無私,光是重複「大家無私奉獻啦,不要爭奪啦」,是根本沒有用的。就好像如果我在你準備步入試場時跟你說:「你無私一點不要做那麼高分啦,肥兩科啦,不要自私地只是想著自己的升學啦,也為一下你旁邊的同學啦」!你一定會回敬我一句「傻的嗎?」。

 

可是,往往卻真的有那麼多人會盲說「無私論」,這些人在外國很多時候算不上什麼左翼,他們的名字叫「自由主義者」。自由主義者只是說治「標」,而不去思考「本」的問題,因為他們容忍市場,也容忍政府。自由主義者是人道主義的最大擁護著,最喜歡叫人不要自私,不要歧視。可是,這些說法對於每天都真切感受到壓迫的人來說,卻是離地萬丈遠,完全無法接受。真正的左翼卻會分析根部的原因:為什麼那麼多人感覺到壓迫?壓迫從哪裡來?我們可否改變環境,讓大家都不要自私地你爭我奪?我們可否改變環境,讓大家都共生共和?

 

應用題(大家一起做,可能你的答案要比我的好呢?):

 

香港為什麼樓價那麼高? 本土派:「因為大陸人是蝗蟲!他們自私自利!侵略香港!買樓等香港人沒有地方住!還有新移民,住了我們的地方!但人就是自私的,所以我們也要自私地維護自己的權益!」 自由主義者:「不要歧視大陸人啦,他們都是人,應該要包容,不可以叫他們做蝗蟲。」 左翼:「大陸一方面因為市場開放而富了起來,另一方面因為政治經濟結構出現問題,導致有集體的貪污,大批黑錢聚集在一群人身上。為了要把黑錢洗走,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投資--到處投資--香港就是他們投資的其中一個地方。所以,樓價被紅色資本托高了。同樣不只是紅色資本,外國的資本也有投資豪宅的做法,他們大批大批買香港的樓,當住屋變成地產變成投資項目,樓價就會變得越來越高。因此,紅色資本和外國資本都是共謀,為的是要在地產市場賺取最多的錢。此外,香港政府透過囤積大量土地,造成土地不足的表面現象,賣地賺大錢。政府再不停重複地少人多的謊言,讓香港人真的以為土地不足。政府透過鼓催這種變態的遊戲規則(又叫市場經濟),讓香港人覺得資源缺乏,於是互相指罵,最後就把矛頭指向新移民,這樣就可以掩蓋地產霸權和政府的問題,成功瞞天過海!找不到根本去作出抗爭!」

 

那我們可以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本土派:「趕走蝗蟲,香港就會光復。(同樣邏輯用在美國,就是趕走拉丁美洲人和黑人,美國就會光復;用在法國,就是趕走穆斯林,法國就會光復;用在納粹德國,就是趕走猶太人,德國就會光復)」 自由主義者:「不要歧視不要歧視不要歧視不要歧視不要歧視不要歧視不要歧視不要歧視(下刪一萬字)。」 左翼:「我們要改變遊戲規則,讓住屋不要變成地產。而且住屋是人的基本需要,應該大量起公屋。最後要拆穿政府的謊言:香港根本不是地少人多,而是政府囤地太多。要聯合所有供樓好慘的人,聯合所有交租好慘的人,聯合所有無家者,找政府和資本家算帳。算賬可以使用任何癱瘓資本流動的方法,例如針對資本家的暴動,例如堵塞碼頭等。我們也要看穿內地人都是鐵板一塊的簡化思維:內地人也有可以聯合的。大家還記得內地的維權人士嗎?他們難道不反對中共的暴政嗎?還記得艾未未嗎?還記得李旺陽嗎?還記得成千上萬過去和現在都與公安對抗著的罷工工人嗎?只有當大家團結起來,才可以內內外外打垮資本家和為它把關的政權啊!若你只是打大陸人,但對資本主義沒有反思,我當你能趕走大陸人離開香港,大陸人轉個頭隔空用錢買你這樣買你那樣壟斷你的資源,一樣是生活叫苦連天。情況就好像非洲不見得有好多歐洲人,但歐洲資本家還是可以隔空壟斷非洲的資源,到最後非洲不也是窮得不像樣嗎?」

 

圖: Hyuro

Share On
Dislike
6
Lala Lau     謎米博客     政治經濟     左翼     自由主義者     資本主義     人性     人性自私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