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

畢業於香港大學後,先後在《MR》、《Esquire》、《men's uno》等男士雜誌任職,喜歡寫作、駕駛、電影及威士忌。

精選提要
作者為謎米生活主編
精選提要
作者為謎米生活主編

還記得2014年2月26日,我如常在新聞室內工作,突然傳來一惡耗:「劉進圖被斬了!」當時,整個房間的同事屏息了一秒鐘,才有人來得及反應;而在2015年1月7日晚上,我已下班離開新聞室,正想看《選戰》之際,便傳來巴黎《查理周刊》被恐襲的新聞,編輯室內十多人被槍殺,那時那刻,家裡的房間便成為我的新聞室。

徹夜關注巴黎恐襲案時,亦令我翻看《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斬六刀的資料,想起先輩說過「新聞人成為新聞主角,是最可悲的事」,有人說新聞編輯不過是執筆者而已,他手無寸鐵,為何竟要面對刀槍子彈?

這讓我想起一篇來自龍應台的文章,當中詳述「筆的力量」,其威力令人懼。簡單來說,筆在不同人的手上,就有截然不同的力量,在執政官手上,用筆書寫出來的就成為政令;在議員手上,筆就成為為民請命的議案;在記者手上,筆便是針砭時事是非的報道,那是一種監察的力量。

龍應台她有多個身份,曾經寫過《野火集》、做過政務官、亦是個知識份子,她對筆的力量非常清楚;自古以來,筆的力量更令政權畏懼,孔子作《春秋》,為的是讓亂臣賊子懼;文天祥《正氣歌》中的一句便寫:「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筆,存正氣。

但筆一旦到了心術不正的人之手,便成了醜陋的工具,它會為錯誤塗脂抹粉,混淆視聽。人一直爭奪著筆,爭奪著重要的話語權;筆是一種力量,它能易風易俗,改變想法。如此夙昔,但願新聞同行珍重手中的筆,寫下筆直的報道。

Share On
Dislike
0
JS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