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提要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之一,中村被問起自己研究的動力,他竟說是日本帶給他的「憤怒」。
精選提要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之一,中村被問起自己研究的動力,他竟說是日本帶給他的「憤怒」。

日本今年因為藍光二極體(LED)而有赤崎勇、天野浩與中村修二,同時獲諾貝爾物理學獎,雖然日本媒體大幅報導為「日本人的榮耀!」,但讓藍色LED實用化最關鍵的中村修二卻在記者會中表示讓他獲得諾貝爾獎的原動力是憤怒,憤怒日本社是個沒有自由的社會!

藍光二極體(LED)的開發就如瑞典皇家科學院授獎所說「給人類帶來最大恩惠的發明,是百年一度的發明」,智能手機、藍光影碟、大規模燈飾等技術出現都從藍色LED開始。但是中村被問起自己研究的動力,他竟說是日本帶給他的「憤怒」。

中村在1993年開發成功量產技術,藍色LED從1994年量產值到至專利期限結束2010年,藍光LED銷售金額有1兆數千億日圓,但其任職的《日亞化工》只發給中村2萬日圓,因此中村在2004年提出訴訟,最後只以8億4千萬日圓和解。後來中村在離開日本到美國,又被日亞告他洩露企業機密。

令人窒息的研究環境迫使中村脫離日本15年,甚至直接入籍美國。中村表示「美國是有追夢自由的人,但日本社會沒有這樣的自由!日本上班族無法創業,就算有好的研究成果,也只是年終獎金多一點而已。」更甚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內閣現打算修改法例,把現行特許法規定中,員工在任職時發明取得的專利由「屬於社員」,改成「屬於企業」,進一步剝削員工。「憤怒」雖成為中村修二得諾貝爾獎的動力,但常久下去,企業利益為先的風氣只會令想做研究開發的人員卻步,對長遠技術革新並無好處。

編輯:Kate
設計:Nicky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