煦陽

北京大學哲學碩士,一個喜歡遊走江湖的哲學人。

如果你點擊進這個頁面,是為了看我如何批鬥容祖兒,可能你已經被這個標題欺騙,因為本文的重點不在容祖兒,而在「解構身體語言的密碼」。容祖兒只不過是文章的楔子而已。

 

容祖兒在叱咤頒獎典禮的表現備受媒體和網民批評,台蘋果日報批她在群星演唱《撐起雨傘》時放空和交叉雙手於胸前,狀似不滿;高登仔說她在對台上的表演者「黑面」,對比鄰坐的張敬軒和楊千嬅的積極拍手和應,落差極大。依容祖兒外顯行為去批評她的各種罵聲此起彼落。

 

然而,這些譴責背後的身體語言解讀其實相當粗糙又不專業,亦對於身體語言詮釋本身有太多錯誤的理解。以這種誤解作為公審容祖兒的根據,實在未免有點兒那個。(利申:我是泡菜撚,對於香港歌手的名聲毀譽我不太關心,亦無意為容祖兒辯護,我寫這篇文章只想說明一些是非對錯道理。)

 

只要上網翻查一下容祖兒的舊新聞,就知道容祖兒不單曾反國教,並說要演唱反國教歌曲。她在Instagram發過黃絲帶圖片,亦在接受壹周刊訪問時表示自己親身到過佔領現場,並說過每個人要在自己崗位上盡力做到最好,對運動作支持等積極言論。雖然她每次發言的結果都是被禁聲告終,但根據上述的新聞,那些指她是反對雨傘運動的說法其實比較難合理接受。再者,知道這些資料背景後,還「可以」對她的身體語言有截然不同的理解,給出一種完全相反的評價。

 

只懂得身體語言皮毛知識的人,他們只會依書直說,說甚麼交叉雙手一定代表保護自己,對別人立場不滿和與別人的價值立場作區隔云云。但這種符號對應表的解讀方法本身就大錯特錯,因為同一種肢體動作在不同的處境下可以代表完全不同的意思。例如搔鼻子,如果死板地依書直說,就會被視為表現緊張,不肯定或是怕自己言詞漏動被揭發等。但如果我們先知道搔鼻子的那個人昨晚鼻子被蚊叮過,那麼所謂教科書式解讀就可以完全不成立,搔鼻子亦只不過是搔癢而已。根據這種處境式的身體語言解讀理論,或者身體語言的語用學理解,容祖兒交叉雙手其實可以視為內心支持雨傘運動的肢體表現。因為她受壓,不便和不太能公開表達,所以她交叉雙手,防止自己跟隨拍手和應而已,但她內心卻非常渴求表現出來。情況就同咬嘴唇(防止自己說錯話)和交叉鎖住雙腳防止自己搖腿(防止自己表現出焦躁)一樣,交叉雙手都可以解作一種抑制自己行動的肢體語言表現。緊記,我不是說我的詮釋「必然」是對的,我只是說「可以」有另一種解讀,或者更準確說,身體語言本身就是含糊和歧義的。因此,我主張的是,這種任由主觀詮釋的身體語言解讀本身就不適合作為他人行為對錯的判準。

 

身體語言詮釋不能是獨立的,它與複雜的現實、背景知識和個人價值觀糾結在一起,若單獨地就簡單的肢體動作表現對他人作嚴厲的譴責,是既不充分,又不合理。觀察他人的身體語言充其量只能是一種輔助參考,而且是非常次要的那一種。近幾年,不論是美劇、魔術表現和書刊出版,確實曾掀起一種(偽)應用心理學風潮,這風潮將一些不太確實的心理學想法神化得太厲害,例如美劇《Lie to me》和《Mentalist》就誇大面部表情和身體語言的解讀或一些心理學知識的效用,又例如Derren Brown和Keith Barry等魔術師又將魔術手法和一些心理學知識摻合,製造出一種仿心理學的神奇效果。這令得很多人不求甚解,甚至迷信這些心理學冷知識,以為自己能從他人幾下舉手投足便洞察世事,結果只得出各種奇奇怪怪或者無實質充份理據的判斷。

 

若想確認容祖兒真正的政治取態,記者事後致電給容祖兒查問,不就清楚明白嗎?不先查清真相,依賴不充份的偽證據就先用媒體判刑,作為大眾媒體來說,是種完全失責的表現。而網民亦應該先搜查一下事件的各種相關資料,再作綜合判斷,不應被情緒誤導,先入為主,過度詮釋那幾秒的畫面。

Share On
Dislike
19
煦陽     容祖兒     撐起雨傘     叱咤頒獎典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