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在一個集體失語的時代,過往習以為常的語言習慣,如今全然顛倒,周星馳巴黎鐵塔式反轉再反轉。很簡單的詞彙,你以為你懂,原來並不,最近的案例,叫欺凌。

 

例子,不勝枚舉,但願閣下不會越看越眼火爆(更衷心希望你不會覺得:沒問題丫,少見多怪。)

 

從前警察過度使用暴力,叫濫權;如今警察胡亂打人,叫維持治安,就算狠狠打到頭破血流,都是被打的人錯,因為執法者的脆弱心靈受到傷害。有位本應負責監察警察的人兄,身份是監警會主席,他說,示威者故意挑釁警察,實在都是一種「欺凌」。

 

一群大學生反對學校受政治干預,闖進會議室內抗議。人多擠迫,有校委未能第一時間離去,脆弱心靈受驚了,某文化人形容,那校委慘遭「欺凌」半小時。

 

一群名為「珍惜群組」的團體,到政府總部外抗議,質疑有政黨教壞年輕人,向年輕人灌輸說話、慫恿作出「欺凌」行為,誣衊執法人員,希望當局正視問題。

 

一場反水貨客的示威中,女示威者被判以胸部向警察施擊罪成,令國際驚嘆。事件引來輿論多方批評,當中不乏反對法官裁決的聲音。有大學講師在報章撰文稱,網民群起發出反對言論,是一種「網絡欺凌」。

 

在台灣,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颱風吹襲期間回家吃飯,遭網民猛烈批評,捱批的還有其妻,柯文哲形容是「網絡欺凌」。

 

這群左一句欺凌右一句欺凌的人士,都是聰明人,在雞蛋與高牆中間,堅決站在高牆一邊,高高在上俯視雞蛋撼牆殼破漿流,嘲笑雞蛋愚蠢,還要指控雞蛋弄髒地方。

 

在高牆派眼中,大雄實在是個壞透了的廢青。人家技安好心找大雄玩,但大雄蠢到死,常惹技安生氣。技安好意唱歌娛賓,大雄嫌難聽;有什麼新奇好玩的玩意,大雄從不借技安玩。遇上技安最愛的棒球比賽,他不介意大雄球藝差勁,堅持邀請一同上陣,可惜大雄不思進取,每次都毫無表現累街坊(註1)

 

技安多番受到「挑釁」,不得已才以最低武力教訓大雄做人的道理。大雄不乖乖受教還算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借助「外部勢力」(叮噹)干涉兩人之間的友誼,甚至不惜使用「大殺傷力武器」(叮噹法寶)去反抗……不,是「欺凌」技安,實在令最善良的人都看不過眼。

 

只要搞通了高牆派的思維模式,世上再沒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了。

 

你終於明白,為何在某國度,有女子被強暴,不主動配合強姦者,掙扎時令強姦者生殖器官折斷,失血過多而亡,最後法官判決該女子構成過失致死罪,還要賠償「被害人」(即施暴者)家屬經濟損失云云。

 

被強姦,正確態度是盡量配合,即使做不到,最起碼也要乖乖不動,躺著就範。一反抗,便是「欺凌」。明白了這層高牆派的哲學,你的人生會快樂得多。

 

註1:筆者知道「多啦A夢」才是「正確」的官譯,但「身體很誠實」,撰稿時不知不覺就「叮噹」起來了。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Share On
Dislike
0
警察暴力     王若愚     校委會     欺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