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Vong

澳門大學法學院畢業,從事旅遊博彩業,年少時食過夜粥

澳門交通遊客都怕怕

 

如各位來澳旅行,不知道係用何種交通工具呢?巴士爆棚,路線又不易找,想找的士,的士佬又「望天叫價」,坐地鐵?輕軌?捷運?澳門是沒有的。我想即使係來澳門玩兩天的遊客都會明白,澳門一個最大社會問題就是交通。澳門從回歸初的四十萬人,一下子增加到七十萬,根本整個配套都跟唔上。

 

在面對這個政府,即使大搞公共工程揾水,郤明顯永遠不願見到完成工程的一天,不停超資、延期。財力雄厚的國際賭公司,其實也無能為力,只有自力救濟,自己提供公共交通工具「發財巴」,接載賭客和大量廿四小時運作的員工巴。 澳門市民為求自救也只有買車,香港運輸署數字,至2013年,全港車輛有六十八萬一千,而澳門的車輛總數,郤高達二十三萬四千部(截至2015年6月)。所以,澳門的車輛密度和混亂程度,非常容易明白。而澳門車位的升值速度,也極之快,一個普通的車位,也可以達二、三百萬元,而月租則約為二、三千。全澳的合法車位,包括郊野公園,也就是十三萬個,故此,非法泊車,看來恐怕不是避免。 車位政策非常混亂 每當我們進入公共停車場,門口顯示「滿」,郤經常會發現內存在大量空位,而這些空位,往往就是月票車位,從而引發月票車位存廢的問題。 理論上,如多數市民希望廢除月租車位,約滿收回,則可改回時租車位。運輸工務司司長,本身為土生葡人的羅立民,也第一時間向媒體表示,可以考慮廢除月票,但後來郤以自己中文差為理由,推翻自己的說法。

 

未幾,其下屬交通事務局局長林衍新,創造「只退不補」的新政策,即有人退租,就不再增發月租車位,更揚言取消月票,就是不尊重法律云云,當然全澳門都無人查到,他所要尊重的是哪條法律。 全澳門約有十萬個私家車位,公營的佔萬六,電單車位政府佔一萬一千個,全澳電單車位約有二萬五。政府作為澳門最大的停車場業主,其政策改變,絕對可以改變市場的均衡,因為政府不取消月票的政策一出,私人車位就已經立即加價。政府車位租金平均由數百到一千,而私人市場每月約為二千五到三千元不等。

 

車位問題典型經濟學和法律學的矛盾 澳門的公共停車場由於屬於公共服務,而公共服務的費用(規費),必須由法律所定下來(現在是特首批示),可惜,即使修改幾個條文,法改局動不動就要用上數年時間,而且,法律也有追求穩定性的說法,正如,政府其他收費或罰款,並不主張朝令夕改,故此這令政府車位的價值永遠追不到市場改變。也就即是令政府車位的收費失去了彈性。而車位的需求,則會因社會經濟等各方面所左右,公營車位價格永遠慢過市況的話,收費低於市價,則大家爭崩頭,高於市值,則會空置,出現若干資源運用無效率等情況。可是,在澳門即使租金不反映市值,「租值消散」也未必出現,因為得到車位的會否非法轉租從而賺差價呢?(公營停車場管理早已外判到私人公司,絕對有隱瞞的動機),或掌握分配車位權力的,會否從中有貪污的可能呢?這已太清楚不過。故此,為何政府原本看來同意廢除月租,後來反口,這看來是利益太大了。

 

車位租賃市場係一個公營和私營混合的狀態,我想公營車位價格固定,而私人車位則非常靈活,恐怕,固定價格的制度,根本難為維持。以近期的士和出租車Uber的爭議為例,的士收費穩定,加減價要政府批准,而出租車則日日可以不同,即若打大風,無車的時候,白牌車就可以收貴一點,而的 士價錢固定,就不可改變,即係價賺少了錢;但當市面上的士和白牌車供應充足時,後者可以減價,的士不能,客人必定會跑光,故此,一個有彈性,另一個無,則固定的一方長期劣勢,混亂可期。

 

我反對私有化嗎? 然而,我並不希望政府停車場學香港領匯這些公司一樣,把政府資產私有化,再將租金推至和私人車位水平,因為這必定增加通賬,從市民口袋中搶錢,但若非市場化,又是否等於公帑收平租補貼「好彩」得到政府車位人士呢?如政府補貼,用抽獎方式分派,而不是最需要的人,這又合理嗎?更甚的是政府政策係加稅,以控制車輛增加,現在無緣無故,補貼市民養車,政策思維又是否前後矛盾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