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法國傳奇球星簡東拿認為敍利亞的難民危機是西方政府一手造成,並不滿法國政府和政客對於難民的立場。

 

他對《巴黎人報》說道:「我們為了一些與經濟有關的原因製造了戰爭,於是由於我們製造了這些混亂使得那些人逃離他們的國家,可我們作為這一切的源頭卻又無法接納這些難民。」

 

簡東拿對於法國及其他國家的右翼政治組織排斥難民,感到相當厭惡。當被問及他是否願意接納這些難民時,簡東拿答道:「當然願意,如果6500萬法國人都願意接納他們就更好了。」

 

政治立場左傾的簡東拿又對於現在的法國政府喪失了信心,尤其是對總統奧朗德。他表示:「在2012年時,我投票給了奧朗德。但在2017年,我將棄權。」簡東拿又認為,當前法國的社會黨政府已經逐漸右傾,他批評政府不願意接納更多難民,因為55%的法國人都對此十分反對,這正中右翼民族陣線的下懷。

 

自從敘利亞男孩艾蘭卻迪(Aylan Kurdi)溺死的照片震驚世界後,法國、英國已經其他國家都表示願意收留那些難民,但反對聲音仍舊盛行。前法國總統薩科齊更警告,如果移民持續湧進,將會造成法國社會的土崩瓦解。他表示,需要嚴格區分經濟移民與那些由於戰爭和政治變動逃離原本國家的難民。

 

薩科齊對《費加羅報》說道,他認為需要給那些來自利比亞或是敘利亞的難民一個臨時身份。而這個臨時身份可以允許他們在法國境內逗留10年,但一旦他們國家的戰爭平息,他們就需要回到故土。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