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早前人民日報一篇名為【人走茶涼】的評論文章,批評一些前領導人透過拉幫結派來干預朝政後,新華社在9月13日發表類似言論,批評很多官員並非有心做為人民服務的官,而只是一心希望透過結黨營私與為個人謀取利益。該文章題為【有些官員,除了會做官啥都不會】,指出當下大陸官場的種種問題,指出一些只懂按本子辦事的官員如何損害利益;又狠批官僚主義腐敗,與習近平主張的「整頓四風」不謀而合。此文章被視為習近平打壓地方勢力的文宣。

 

該文章原文如下:

 

當微博和朋友圈被央視主持人張泉靈的辭職感言刷屏時,同樣走出體制的山東濟寧市長梅永紅,選擇了低調和沉默。這個原本仕途明朗的廳官為何突然掛印而去?梅永紅的同學提供了一條線索:他曾在朋友圈轉發一篇題為《永遠保持隨時可以離開的能力》的文章,或許從那時起,他就已經為自己的離開埋下了伏筆。

 

我們不知道是哪句話引起了梅永紅的共鳴,但那篇文章中的一些觀點確實頗有道理。比如文章說,為什麼常見到一些體制內的人吐槽,卻不見他們辭職,是因為他們自己很清楚:在體制內“舒服”了太久,已經失去了隨時離開的能力,他們知道自己就算離開,也不會過得比現在更好,起碼體制內相對穩定。

 

那句“失去了隨時離開的能力”,恰如其分地描述了部分體制內人士的生存狀態——這些人已經習慣了“一杯茶一支煙,一張報紙看半天”的安閑,已經習慣了“年頭熬夠了,位置就有了”的穩定。如今,在從嚴治黨、從嚴治吏的壓力下,有些官員明顯跟不上節奏又捨不得離開,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已退化到“除了做官啥也不會”的地步,只能留在體制內。

 

“會做官”當然是一種能力,但官員除此之外身無長技未必是好事。不少年輕人剛進入體制就染上了嚴重的官僚病,張嘴就是滴水不漏的官話,滿肚子都是拉幫結派的心思,最終確實越來越有“官樣”,但也越來越面臨“本領恐慌”。於是,雖然有不少官員感嘆“為官不易”,但他們卻沒有走出圍城的勇氣和資本。

 

事實上,相較於庸庸碌碌的“撞鐘和尚”,那些超越只懂得“做官”的人,那些“不立志做大官,而立志做大事”的人,確實能更好地履行職責,不負組織和人民的期待。如果這樣的“能人”成為官場主流,何愁沒有健康的政治生態?十八大以來,中央頻頻向官場“不作為”現像亮劍,也是希望能有更好的政風官風。

 

一個健康的官場,不應該是自我循環的封閉系統。但我們仍看到,一個人一旦擁有干部身份,只要沒有嚴重的違紀違法行為,基本上能一直在體制內終老;而另一方面,很多人在企業的專業崗位上,即使表現很優秀,也有參與公共服務的能力和情懷,一般情況下卻很難成為官員。這樣的身份壁壘,雖然有利於穩定,但也限制了體制內外的人才流動,產生了不少的問題。

 

不過,儘管對於當前中國是否迎來新一波官員下海潮仍存在分歧,但隨著社會的進一步開放和多元,辭職的確正在成為一些官員的普通選擇。由此帶來的一個直接影響是,體制內的人才流動正在加速。尤其在十八大以來,整個社會對於官員的認知都有所轉變。

 

更值得注意的是,與以往一些官員辭職遭遇各種猜測不同,輿論對梅永紅這個技術型官員辭官下海的態度,普遍比較積極。人們甚至期待,未來官員不僅要“能上能下”,還要“能進能出”。一方面,在某些專業的管理領域,可以借鑒一些歐美國家“商而優則仕”的經驗,直接從企業事業單位選拔官員;另一方面,官員離開體制內,依照程序進入企業或科研院所,也應該視為尋常。

 

當然,主張官員應該擁有“隨時離開的能力”,並非鼓勵優秀人才全都辭職下海,而是站在整個國家、社會的角度來審視人力資源的優化配置。從公共利益的視角來看,好的官員應該是那些有公共服務理想的人,如果一個人有參與公共服務的能力,就應該有制度性通道讓他們有機會進入,同時也應該有制度性門檻拒絕和淘汰那些濫竽充數者。

 

當然,一些既有理想又有能力者,如果覺得官場並非施展自己才幹的最佳舞台,也可以憑著“隨時離開的能力”自由退出,轉而從事更能施展抱負的事業。如此,既能確保高效廉潔的公共服務,又能讓各行各業都有高素質人才,整個社會才能充滿生機和活力。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