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

維護法治精神、關心政制政事、匯集業界人士、廣傳進步思維。我們就是 《法政匯思》。

九月的秋意漸濃, 總要提醒我們,一年又快將過去。上班路上再次見到穿校服的學生們,又一次提醒我,已經離開校園幾個年頭。 年輕貌美一向係我Elsa的優勢,但1號早上,當老闆介紹兩個新來報到的實習生的時候,又或者迎新午餐由我斟茶夾點心變成被幾個90後服侍的時候,我即使駐顏有術,也不得不認老了。好在我平時有看「跑跑男」和《XX毛》,總算和我的新助手們破冰成功。

我Elsa雖然有點自戀,但對人總算將心比己,都希望後輩可以成才,幫到公司,幫到自己。可能是自己實習所經歷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吧。

見習律師,英文稱 Trainee Solicitor,又稱「青衣」。實習期兩年過後便可獲認許為事務律師。前輩通常都統一口徑,會勉勵我們「爭取機會、盡量學嘢」,因為「你攞咗牌之後就無人會教你」。

實習確是「學」的過程,但對職場的新鮮人來說,最難適應的,是工作不同學校,同事個個打份工,無人有義務去「教」你。 而且不要幻想每家僱主有培養新人發展事業的遠見;有些僱主只貪圖「青衣」人工偏低-律師行的帳單都以辦案人員的每小時帳單收費計算,資深的合夥人一小時的帳單收費可達四千港元或以上,把費時的工作交給帳單收費每小時千多元的「青衣」做,帳單條數才相對合理。(不要誤會,帳單收費是律師行的收入,「青衣」大多是支取定額月薪的)

換言之,有不少新鮮出爐的法律尖子期待一展抱負之時,他們在一些僱主的眼中只是兩年的「廉價勞工」,幸運者可獲兩年後「坐正升呢」做助理律師,但也有不少被用完即棄,要另謀高就。至於法律系的畢業生源源不絕,「願者上釣」,僱主絕對不愁請不到人。

某年某月,我曾聽聞某房間傳出一陣奸笑聲。「請咗個女仔做青衣喇。港大畢業,仲要住咗幾年宿舍(慣了通頂)。今次掂喇,佢預咗唔駛訓。哈哈哈哈!」教人不寒而慄。

那麼多勞又是否多得?見習律師的工資,可謂差天共地。跨國大型律師行的「青衣」,月薪可高達四五萬甚至更多;至於本地中小型律師行,月薪一萬我都聽過。

人工可以不計較,但學有所用嗎?規模較大的律師行也許有看似規範的培訓計劃,但當年我在一家本地所實習,老闆只贈我一句:「機會係自己爭取的。」成功爭取的,是晨早被召上法庭,就一個不是自己負責的案件,向法官解釋同事的錯漏,硬著頭皮代同事被法官罵個狗血淋頭。無辜受靶之後,老闆贈我一句:「你咁靚女,請你返來就係想個官對住你鬧少點。」真係涼薄刻毒,令我回想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青衣」的其他職責,包括在信差「詐型」的時候,為律師們跑街派遞急件;又或者周五下午在秘書一邊推掉工作,又同時用手機上淘寶的時候,被急壞的老闆召去打字和整理文件夾。也許完成了一天的打雜,到了日落西山,一個「青衣」才可以開始準備她的法律研究,並起草老闆明天要用的「申索陳述書」……

每逢星期五晚,當我那任職銀行的男友Gary在蘭桂坊喝著威士忌左擁右抱的時候,我仍對著電腦的屏幕,抓狂地搜尋老闆合意的PSLA案例。五年的法學院,換來兩年委屈、兩個眼袋,以及孓然一身,一殼眼淚。

咁有人問,如果「青衣」頂唔順佢老細,可以轉工的嗎?好問題。一個「青衣」獲聘時,需要和聘用她的律師行合夥人簽訂標準樣式的「實習合同」和表格。合同結束後老闆更要在特定表格上證明「青衣」已合乎認可的水平。如果和老闆「和平」解約,舊老闆簽一份「release (中譯: 釋放書)」,雙方實習合同便可解除。 該「青衣」接著才可加入其他律師樓,完成餘下的實習時數。

但如果舊老闆「玩嘢」,拖延簽發「釋放書」和其他表格,「青衣」便可能要延遲、甚至無法完成餘下的實習!近年確實有「青衣」為了「贖身」而需和舊老闆對簿公堂,而法庭裁定該僱主扣起表格的做法「不合理」;儘管大部份「青衣」都能順利完成實習,但有個別老闆威脅「唔放人」,這些聽似「小學雞」的手段,仍是時有所聞。

「分離從來不易,這個你我早已知。但到這夜方發覺,情與愛何幼稚。」

驀然回首,「青衣」的日子不過是一場過眼雲煙。 不過正所謂「那動人時光,不用常回看」,就當是成長的一段經歷,一生人一次,足矣。 

 

法政匯思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roglawgroup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