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Vong

澳門大學法學院畢業,從事旅遊博彩業,年少時食過夜粥

日前,多金貴賓廳,爆出懷疑侵吞「存款」的案件,可說是令澳門賭業前途添了片片迷霧。 據報導案件涉及的損失金額介乎二億至二十億元,更傳出有人挾款潛逃。

 

警方稱最少收到廿四名事主以及相關賭廳舉報,初步調查涉及金額最少二億七千多萬元,現正循詐騙、信任濫用、開發空頭支票方向調查。 事件傳出後,多名事主欲取回存款未果,有事主指貴賓廳不承認他們的存款單。亦有事主表示,初步估計事件涉及六十多名事主。上周六三十多名事主到永利酒店門外遞信。(見九月十五日澳門日報)

 

多金賭廳在報章上刊登聲明,懷疑是周姓前帳房總監盜用公司名義,私下以超高利息利誘他人集資騙財,部分涉及事件人士是多金公司客戶,亦有完全與多金公司無關人士,賭廳方面聲明從未以高息集資,同時懷疑周姓前帳房總監,偷取帳房超過1億港元。

 

客戶在貴賓廳投資,行內稱為“定息股東”,賭廳的賺蝕與定息股東無關,賭廳不會提供超過每月 1%的利息。負責任博彩協會理事長宋偉傑表示,本澳暫時沒有法律規管賭廳吸納“定息股東”,他認為,政府應該與業界溝通,制定監管賭廳運作的框架。(九月十七、十八日澳門電台新聞)

 

澳門賭廳以超高利息,吸引市民存款,大約在數年前開始流行,也就是賭廳競爭白熱化下出現,月息一厘到兩厘,即年息可以達廿四厘,理論上不可能長期維持。不少澳門人批評他們是另一種「龐氏騙局」,用新造存款資金,支付舊存款的利息,故此,必定有天爆煲。

 

其實,賭廳本身有實業,可用存款作賭客的賭本借貸,故單純指他們係騙局,也不一定準確。然而,賭客多來自中國大陸,賭廳要判斷沓碼或賭客的還款能力十分困難,而且收回借貸的成本甚高,故以存款作為借貸的本金,生意賺到錢,則用以付利息,這種運作方式要長期維持,本身經營風險不會少。

 

近期發生的賭廳存款案,本文無法評論,但的確反映着澳門管理制度,和政府當局的後知後覺。賭廳的經營身份,其實就是博彩中介人,他們經營範圍只是提供與賭博相關的提供存款服務,(第6/2002行政法規第二條:向博彩者提供包括交通、住宿、餐飲、消遣等各種便利而收取由一承批公司支付的佣金或其他報酬作為回報,以推介娛樂場幸運博彩或其他方式的博彩的業務。)

 

故此,若果賭廳以利息吸引外來存款,而這些存戶可能不是賭客也不是沓碼,賭廳經營此等存款服務,所針對的已不再是博彩者,那麼,若果賭廳的持中介人牌照,收取存款已超越其經營範圍。 這時,我認為當賭廳以其組織,去經營超出其牌照的商業活動時,博彩監察協調局理應糾正,但這種收集存款的活動,金融管理局也應介入。其實,賭廳以高利息吸引存款,存在已有一段時間,根據法律賭廳即使不是銀行(或信用機構),收存款和借貸行為,可能已經將賭廳變成一個實際上的信用機構,這時金管局就已經有義務介入,停止這些活動(32/93/M法令第二條第二款:如任何公司或其他法人未經許可而以慣常方式從事法律上屬金融機構所專有之經營活動,澳門貨幣暨滙兌監理署可申請將之解散及司法清算。)

 

收存款和批借貸本應銀行業才是專家,一般做生意人要資金也不會自己收存戶,但這種信貸,銀行的制度絕對不可勝任,故賭廳不可把這個生意判給銀行。當然,也可能修改法例之後,把這些賭廳納入規管,如利息要在一定的範圍,訂定存款準備金,即貸存比率要有比例。

 

若賭廳以存款,借貸給賭客作賭本(marker),那麼,這種無特別抵押品的借貸,加上如借款人資產都在內地,有說中國法院不受理追討與賭博相關的債務時,債主(賭廳)所受的風險如此高的話,又是否要為存款人買高額保險,即比照銀行存款保障制度呢?還是一句at your own risk就免除了政府的管理責任呢? 在現代經濟學理論多數會反對政府介入商業的運作,因為監管權力,很多時候帶來的只是官員貪污的機會或無效率等等,但現在賭場生意大跌,中國經濟也面對極大難關之際,原來的博彩借貸,呆壞帳比例本身早已上升,若市民在這次事件之後都紛紛抽走存款,就算只有部分人提走存款,賭廳借貸成本也必然大升,如要付更高利息。這樣推演下去,賭廳們會否出現資金的斷裂呢? 即借不出錢給賭客,令賭枱無殺數和追不到賭場的洗碼數要求,利潤必定進一步下跌,那使他們更付不起利息,這郤造成不會有新存款局面。

 

這個惡性循環,是否澳門賭廳制度的末日呢?因為全澳的賭廳這種高利率存款,究竟有多少,政府絕對一無所知。故此,金管局現在就應介入,否則,澳門可能面對制度性崩潰。

 

(原文刊在澳門愛瞞媒體,圖片由博客提供)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