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善莊主

宗善莊主,喜歡伊斯蘭政治研究

敘利亞局勢問題,目前仍未有解決的跡象,然而難民卻數以萬計的湧入歐洲,仍未見有解決的跡象。歐洲接收難民,其實是比較消極的做法,因為那是歐洲人的土地,歐洲人接收難民,不是出於義務或責任,而是出於無奈的人道救援,有的則出於本土發展需要更多人手。

 

再講,從解決問題上,不是繼續糾纏在接收多少難民數字問題,而是在如何解決敘利亞和伊拉克這個困局上。接收難民,是一個消極的做法,因為一天敘利亞和伊拉克問題沒有解決,難民都只會繼續無節制地湧入歐洲,而且前文也提過,難民到了歐洲,是必然會面對文化衝突問題,要求禁止德國啤酒就是很好的例子。

 

難民已經引起歐洲社會爭議,而且開始影響政治,贊成收容難民的人會極之同情,大派糖果、玩具、食物等,反對收容難民的人會極之憎恨,時常尋找機會針對難民,對難民構成安全問題。

 

2011年歐洲反難民之暴亂,正是前事可鑑。敘利亞和伊拉克問題,始終要由敘利亞和伊拉克當地人去解決,而且附近的阿拉伯富國更應該負起責任救濟和出兵平亂,尤其常以伊斯蘭教起源地自居的沙地阿拉伯。每到觸及遜尼派形象的問題時,沙地阿拉伯就會發表言論,但當真正有需要尋求援助或平定亂事的時候,沙地阿拉伯卻沒有用行動去實踐,反而在意敘利亞之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勢力對抗問題,資助反政府之遜尼派去反抗什葉派阿拉維系的阿薩德政權。而向來不會做蝕本生意的俄羅斯,表面上送物資去敘利亞是幫助災民,實際上已經有軍事力量進入敘利亞,阿薩德家族長期視俄羅斯為重要盟友,這次引狼入室,未知會否為阿薩德政治生涯劃上句號。

 

要解決敘利亞和伊拉克問題,首先就是軍力問題,現在敘利亞基本上是沒有足夠軍事力量可以對抗伊斯蘭國,因為伊斯蘭國控制近七成半的國土,已很難召集軍人去對抗,敘利亞阿薩德政府還要失去5%是在反政府軍手上,他們可能會對付伊斯蘭國,但未必抵抗得到伊斯蘭國那種瘋狂意志的戰鬥力,一旦不慎被俘虜,下場可想而知。至於伊拉克,暫時還是比敘利亞樂觀,因為至少有什葉派的兵力在對抗伊斯蘭國,中央政府方面,至少勉強守得住巴格達,伊拉克東南還是伊拉克的地方,因此仍是有軍人對抗,兵力上比敘利亞樂觀。

 

二是武器問題,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武器,暫時仍是以槍械為主,但伊斯蘭國本身就有生化武器,這些生化武器的數量如何、成份是什麼,暫時仍不得而知,但明顯是和阿薩德製造生化武器引起的後遺症有關。因為之前內戰的時候,阿薩德製造生化武器對付反政府軍,但現在敘利亞大部分都淪陷,伊斯蘭國必從當中獲得不少生化武器,其中包括已知有危險生化武器伊德獵、哈馬、阿勒頗、哈沙卡、荷姆斯等,可以推知當中包括氯氣,可導致重大傷亡。另外巴格達也有相關的紀錄,伊拉克現時仍有不少據報是當年薩淡胡先留下的生化武器製造廠。伊斯蘭國當中也有不少出身化學的「專才」,加上他們殺人方法「創意無限」,必會加入不少危險生化武器,如何克服亦是值得留意的事。

 

三是伊斯蘭國內情如何?由此至終都沒有一個明確的主題、全面進攻伊斯蘭國計劃、伊斯蘭國戰士和武器分佈圖,沒人敢留在伊斯蘭國範圍,以致要探知伊斯蘭國形勢,也只是得大概,或使用空襲和衛星地圖,由伊斯蘭國開始至今,我真的不太覺得西方想介入,經常都找代理人去解決,而敘利亞也不見得有誠意解決,伊拉克也不見得有能力去解決,再繼續下去,這死局恐會越來越嚴重。對伊斯蘭國作戰,不但要有智力,也要有毅力和能力,還要有定力,因為他們的策略根本就是挑戰世人道德底線。科技未必是對付伊斯蘭國的重要武器,但智力和毅力一定是關鍵所在,除了要對伊斯蘭國有充分的認識,更要有長期作戰的準備。

 

有人提出,把難民分流到中國一些沒有人地方居住的空城,首先這也是消極的方法之一,結果敘利亞和伊拉克問題仍是沒得到解決的;其次把難民送到千里之外的中國,當中的過程是非常勞師動眾,成本相當大,不可行,再講彼此的文化、習俗都不同,甚至政治背景也不相同,諸位試見維吾爾人即可知其情況。反而埃及富商Naguib Sawiris向希臘購買島嶼作為安置難民,比較可行,一則地理上較近,二則埃及人和敘利亞、伊拉克人的文化差距都比中國少,三則更彰顯真正伊斯蘭教徒應該有的濟貧之心,在這年代伊斯蘭世界是比較少,實有鼓勵之作用。不過在希臘購買,則不知希臘政府是否同意,而且如果要實行,還是在埃及比較好,埃及其實還有很多空地未被開發的。何況中國那些空城,是否安全也是未知之數,因為很多都是為了一個看不見的數字而趕製出來的。無謂要難民去適應這個比他們認知中更陌生的地方。

 

不過對付伊斯蘭國,有一個可能會影響未來中東形勢的重點,那就是庫爾德人的勢力。正如一位大學朋友亮子所言,這可能是揭示未來土耳其會面對危機。要知道,英國特種部隊向庫爾德人提供訓練和使用重型武器,美國也開始向他們提供軍事訓練,整個軍事重心,變成了以庫爾德人為主,土耳其、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其他的阿拉伯人,卻反而像退居其次。現在的目的是對付伊斯蘭國,未來光復成功的話,一樣會利用武器去解決土耳其、以及他們同族所居住的敘利亞和伊拉克,因為庫爾德長期想爭取獨立,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免再遭滅國毀家之難。伊斯蘭國事件給他們的印象就是,與其求人解決伊斯蘭國,不如自己動武解決,庫爾德人也開始逐步有屬於自己的武備了,這意味未來光復後,如果爭取建立庫爾德國,他們的勝算機會是很大的。再講,庫爾德人建立國家,理論也早已建立,且作過不少嘗試,更曾走進選舉制度參選,意味他們也有一定的政治認識和嘗試。

 

但總之,接收難民只是消極問題,無助正面解決問題,帶來的文化衝突會越來越大,反而正面認識伊拉克、敘利亞的形勢和環境,以及現時伊斯蘭國的情況,針對伊斯蘭國的弱點 (當然不是只有聖經槍械,這是沒有幫助的,他們一樣也會改裝),改善武器,才是上策。戰爭是會帶來傷亡,但如果戰爭是能改變或停止惡劣的局勢,使人民可以獲得更好的未來,那戰爭其實有其好處的。再講,對伊斯蘭國主戰,全世界是歡迎的,這不存在任何包袱。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