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冠東

70後廣告創作總監,跨媒界文字文化人,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成員。曾主持前香港人網節目「職場起義」及「隨意門」,現為獨立時評節目「東評週」主持。業餘舞台劇編劇、導演及演員,曾三次奪得香港戲劇匯演「最佳創作劇本」及「優異演員」獎。曾替<HIM>雜誌及〈太陽報〉撰寫專欄,著作有次文化堂出版〈潮吹潮語〉、〈潮語再潮吹〉及〈潮語再3吹〉等。

(請注意:這是一篇舒情文,而非政評。)

 

雨傘革命爆發差不多一年,九月的微風輕拂著回憶盒子上的塵埃。只不過是去年的事,不知怎的要翻起,卻好像很花氣力,大概又是逃不過那種不敢回憶未敢忘記的矯情吧?定還是香港人已經認命了,大家都不想去接受逃不過的事實?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雨傘過後這一年,香港怎麼了?香港人又怎麼了? 你和我又做過些甚麼?

 

雨傘革命的兩大訴求,是要689下台和人大撤回831決定,經歷79日的佔領運動,結果無功而還。香港人默然而絕望地看著「速龍」將三個佔領區逐一清拆,一場可能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型的群眾運動,像無聲息的被平息。最後只餘下那幫在鏡頭前,繼續執行所謂「佔中」爛劇本而坐著被「捕」的泛民政客老SEAFOOD,和一句蒼白而無力的口號:「We will be Back」。但現實是,689及其邪惡集團繼續變本加厲地作惡,進一步出賣港人,更進一步衝擊香港的核心價值,執法者形象誠信破產,司法系統岌岌可危。另一方面,831框架不動如山…政改方案之後在立法會戲劇性被大比數否決,政制原地踏步。香港,就如旋即恢復車水馬龍的街道一樣,歸於「蘿毛」,仿佛佔領從來未發生。

 

特衰政府的作為,高官權貴的言論…一天比一天荒謬。我甚至懷疑這是689的策略,用不斷大量的荒謬來消滅香港人抗爭的意志。然而…事實是否真的如此?香港人真的認輸了嗎?又不盡然。

 

年輕人結聚而成本土力量,繼續在反水貨反走私的戰場抗爭。旺角鳩嗚團風雨無間,繼續每晚巡行,另外一些青年人組織「青年新政」,意圖闖入建制,帶來改變。這些行動有用嗎?沒關係…與其質疑,不如支持。因為實際行動勝過千言萬語,光吹水就能推倒高牆麼?別造夢吧。

 

雨傘的而且確把大台拆了,亦把很多人的面目拆穿了。從大專退聯事件,以至雙學及很多以往社會領袖們褪色的光環可見,未來的抗爭運動,必須找尋一條新的出路。在無大台無領袖的時代,如何動員?如何計劃?如何執行?以達至目的?有人尚武,有人推不合作運動,有人搞媒體…但也像是一事無成。無可否認,一場雨傘革命實在令很多人都筋疲力盡,元氣大傷。當大家在回氣的同時,也必須思考出新的意念與方法,去對抗極權。因為,中共是不會自動收手的,民主更加不會從天而降。現政權的所作所為,就是要大幅度提升香港人的抗爭成本。所有抗爭者,亦不能再用以往的方法去計數。那到底應該怎樣?不要問我,因為我仲諗緊…

 

不過,有一點是必須要做的,就是用更大努力,去教育更多香港人,政治和生活的關係,令更多人覺醒。因為,對家已經用「無限錢」收編了九成傳媒,每天開動機器加強愚民,如何令身邊更多人醒覺自己是活於溫水之中,是值得去做的。街頭演說或表演是否可行?組織「政治傳道員」晚晚落區落吧傳遞理念?拍多些片宣傳民主abc又可否有效果?派傳單又能嗎?

 

不知道…不過起碼…總比無日無之的網上內鬥好吧?

Share On
Dislike
0
雨傘革命     謎米博客     姚冠東     東評週     雨傘一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