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現時的特首答問大會,是港英時的港督彭定康所創立。肥彭以一個英國保守黨重量級的人馬身份,空降成為港督,在立法局內表演一下演說答問的身價,是游刃有餘。到老董年代,大家還算是客客氣氣,雖已開始變得沉悶。令人印象較深的一幕是老董叫李柱銘「繼續唱衰香港」 。及至煲呔時期,最有劇力的場面,是煲呔說立法會不是黑社會,及他對坐私人飛機、遊艇等事的道歉,他的欲哭無涙,也難分真與假。

 

來到今時今日,現任特首簡直是答非所問。長毛問他的海外公司的事,他說沒有補充。李卓人問他有關取消MPF與長期服務金對沖,及最高工時何時立法,他說要多點時間來達至社會共識。但這些都是寫在他三年前競選特首的政綱上。過去三年,亳無咨詢,又何來共識?明顯地,他是沒有打算落實政綱,只想做一個走數的特首。後來大舊(陳偉業) 、慢咇(陳志全) 和長毛(梁國雄)走到台前,送他禮物,也帶出一陣熱鬧。最多人談論的,是黃毓民議員的提問。毓民問了兩個問題:1) 特首為何要在深圳唱衰香港?2)特首幾時死?第一個問題正正是當年老董對李柱銘的評價,十多年後,角色換轉了,也算是很有趣。但這明顯是個虚問題,作用是拖長點發問時間,以第二個問題完成。第二個問題,真是值得一談的。

 

生老病死,人皆有之,但不代表你可以問人幾時會死。這也沒有東、西文化差異的因素存在。在任何社交場合這樣問人,一定是以不歡收場的。例如當年陳坤耀說了鄧小平在1997年前死對香港較有利,便引來中共大怒。今天黃毓民在特首的答問大會上問這個問題,旨在羞辱特首,並無其他目的。如在以往的立法會會議上,主席曾鈺成定肯定裁定這是不合宜的問題。有趣的是,曾主席沒有阻止黃毓民發問。在主席與毓民的對話間,毓民說了兩次,「主席,佢連你弟弟也搞」。曾主席聽了,停頓了片刻。毓民發言完畢,曾鈺成將問題交給特首。此時黃國健要做攔路虎,要主席裁定毓民的問題有否冒犯特首。曾主席的回覆是:「相信特首能回答。」可能特首也冷不防要回答這個問題,忽忽以毛澤東一句七言詩:「牢騷太盛防腸斷」作答。老實說他的發音太差,我無法聽到他說的七個字,就是這七個字。我是之後在紙媒上看到才知。我亦是從報導才知這詩的上文下理:毛澤東回給一個從國民黨轉投共產黨的老文人(柳亞子),叫他千萬不要心急,將來一定有機會重用。這詩用在毓民身上,就是用典不當。

 

曾主席容許毓問發問,多少反映他與689之間的心病。三年前己經用黑材料迫退曾鈺成不參選特首,今年更迫他弟弟提早退休,這口氣,根正苗紅的曾鈺成是消不下了。──「相信特首能回答」── 大有睇吓你點死的意思。然而智力不高的黃國健,想護主立功,看不到情勢起了變化。如果曾鈺成要阻止毓民提問,又何用你出聲呢?看來建制的內鬥會升級,政府的政策將更難落實。

 

 

Daniel Lee http://danieleconomic.blogspot.ca/?view=classic

Share On
Dislike
0
梁振英     曾鈺成     黃毓民     答問大會     Daniel Le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