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繼特首答問大會上刻意讓毓民問特首幾時死,這問題和特首以毛主席一句七言詩回答,引來城中多番討論,有好事者更指這詩是否有言外之音,昨日曾主席又於《am730》撰文,以「不准連任」為題,分析任期和連任會否影響國家元首或政府首長的施政。事源是曾主席最近與墨西哥大使會面時,得知墨西哥總統只能出任一屆,任期為6年,主要是為了防止獨裁者再出現。看完曾主席的原文,最吸引的部份當然是:「這正是「官到無求膽自大」!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就會削弱了人民監督總統的權力。」的一句。明顯地,曾主席要借墨西哥的制度,去嘲笑胆大妄為的林鄭和梁振英。

 

其實是否大胆妄為,也要看看政黨政治是否成熟,選民的質素又是如何。民主國家,有些國家是無任期限制,而有任期的國家,多以4-5年為限,可連任一次。究竟那一種制度較好呢?

 

先說那有任期,可連任的制度。在第一屆任期時,領導人面對的制約就是要競選連任。在經濟學上,他是參與重複博弈(repeated game) ,多數人會規行舉步,小心奕奕,盡量推出有利社會發展的政策。但到了第二任,就沒有再次競選的故慮。制約改變了,所用的策略也可能改變,而其中一種方法就是博奕終結策略(end game strategy) ,行為變得胆大妄為。奧巴馬在第二任時取笑過共和黨的眾議會議員,大意是我已贏了兩次,不需要再選,所以不怕對你們强硬,就有點胆大的意味。如果在政黨政治成熟的國家,總統不需連任,但仍是受到所屬政黨的制約。因為該政黨還希望繼續執政,使總統的行為也不能太過份。如果民選總統像梁振英一樣有海外註册公司,我相信他一定要到國會去解釋,而並不能只說一句 “沒有補充” 就了事。看看奧巴馬在第二任時,亦只是態度强硬了點,沒有甚麼大動作。

 

在另一方面,如果選民是成熟的,就會考慮到政策的後果。比方說生果金加至$3000元,是可以小心考慮而實行的。但如果生果金加至$10000元,反對的人就會多了,大家就會問錢從何來?民粹主義較易在南美洲地區,如阿根廷,發生。墨西哥選用一屆不連任的制度,除了可杜絕獨裁者,亦可減低利用民粹主義吸引選民的誘因。可以這樣說,那些沒有任期的國家,因任期取決於他的表現,給予被選岀的元首或政府首長很大的誘引去盡量做好。例如剛落敗的加拿大總理哈柏,就勝選四次,做了近10年的總理。同時,沒有任期的國家亦是對選民極度的信任,相信他們不會被民粹主義吸引。

 

明眼人可看出林鄭和梁振英的胆大並非來自可否連任。問題的核心是小圈子選舉的制度。曾鈺成在一個研討會(施永青在場)上說過 “有甚麼制度就選岀甚麼樣的特首 . . . 如果有人話現在的管治無問題我無野好講。” 。當梁振英只向1200人問責,而這1200人又只聽命於北京,他是絕不會顧及港人的意見及利益的。而在高官問責制下,林鄭就只向特首問責 。當特首是目無法紀(憯建、非法收錢,逃税)時,有一個胆大妄為的政務司長也不是太過份。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墨西哥。話說墨西哥是1929年實行民主選舉。那年革命制度黨獲勝,一直統治了墨西哥71年。直到2000年,才被國家行動黨和綠色生態黨組成的「變革聯盟」擊敗。但12年後黨革命制度黨派出恩里克•佩尼亞•涅托參選,以「變革」為政綱核心—開放墨西哥石油業,增加稅收,改革勞動力市場。最終以38.21%的得票重獲政權。曾主席是否向中共暗示,民主不可怕,政權是可以重奪的?又或是一黨獨大只可統治71年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