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1980年中國開始改革經濟,收起老毛搞鬥爭的一套,由走資派的老鄧領軍,目標是20年內人均收入翻兩翻。人均收入的分子是總收入,分母是總人口。中共透過包產到户,設置特區,引入外來投資等方法剌激經濟,提高收入。要減低分母,就靠計劃生育。所以從一開始,計劃生育就是改革開放一個重要部份。過去35年,中國人是在計劃生育下渡過。經過20多年高速增長,今年初,經濟碰到路易斯拐點,即過剩的勞動力消失了,要增產,就要提高工資。一孩政策不單減少了勞動人口增加,亦加速人口老化的問題。在剛過去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決定結束一孩政策,改為全國實行兩孩政策。

一孩政策的禍害是十分深遠的。首先,一孩是沒有兄弟姊妹,小時候沒有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生活,一起合作,一起競爭。長大後會比較自我,溝通能力也低,和缺乏競爭精神。同樣的情形出現在香港獨生子女的家庭。第一代的一孩還有表(或唐)兄弟姊妹,但到了第二代,因其父母也是一孩,就連表親也沒有。一代一代下去,只有直係父母、祖父母,而無其他親屬。小時當然是六個人照顧一個。但長大後,最極端的情況便是要一個人照顧六個。一孩政策加速了老人化,亦加大了老人問題的嚴重程度。

其次,在一個資本市場不成熟的發展中國家,一孩政策完全破壞了由親屬關係建立的社會網絡。在這種社會,個人要創業的難度就更大,因為銀行對個人創業貸款都比較保守。這一點,張五常一早提及過。而在沒有親屬關係建立的社會網絡,個人的消費也較保守,每人都想儲多點錢,應付不時之需。當我們見到西方國家多是高消費,低儲蓄,甚至先洗未來錢,其實是顯示他們對前景和社會制度有信心。

 

在重男輕女的中國社會,一孩政策更使部份懷女胎的母親把女兒流產,做成男女比例失衡。現在男比女平均多20%;即20%的男性不能找到伴侣。性別比例失衡,導致有女生被拐到農村,到生了小孩子才把她放回家。從幹部來看,一孩政策是一項影响他們進升的任務。為求沒有超生,計生委幹部可以將一個七個月未出世的嬰兒人流。。另外一些幹部則視之為財路;收錢讓部份人超生。這樣會令有錢的可生兩個,做成社會不公。最後,文化大革命消滅了中國人的傳統道德觀。而一孩政策就是火上加油,對每個人說,經濟遠比人的生命重要。難怪不少中國人為了錢,可以去得好盡。

其實多國家經驗也指出當女性教育提高和城市化後,出生率就會下降。小孩是需要相當多時間去照顧的(time intensive) 。受過教育的女性,有高的市場價值,要她們照顧小孩,代價太大少。而城市化後,許多原本由家庭負責的功能,被政府或市場所取代。例如以往常聽見的養兒防老,現在就由政府的老人金或MPF所取代。香港就更極端,樓太貴,根本就無地方多生小孩。所以現在香港不少人只養貓,養狗,而沒有小孩。

 

當年,中共要控制人口,其實是有第二個方案的,就是提高結婚年齡,准生兩孩,但在第一、二胎之間,要相隔四年時間。用結婚年齡和出生間距(spacing) 去減低人口總數,這是人口學(Demography)的方法。但中共選擇了較容易理解及執行的方法。到了二孩政策,我相信中共是要鼓勵生育。若果效果太好,35年後又可能回到一孩政策。為甚麽不讓人民自由作生育的選擇?各施其職,政府只要搞好經濟同環境,而人民透過選擇,是可產生最好的結果。

Share On
Dislike
0
國情     二孩政策     Daniel Lee     一孩政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