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曹

全名曹文傑,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博士,活躍於香港同志及性權運動,早年加入中大同志文化小組及香港十分一會,現為女同學社執行幹事。以性權為運動核心,積極回應反挫力量,曾反對設立性罪犯名冊,抗議收緊淫審法例、爭取家暴條例保護同性伴侶,並持續監察宗教右派。

齊昕當眾摑母親唐青儀,不少人看得津津樂道,我見到的卻是一個充滿困難的家庭。也許我們都討厭689(我也討厭他),但是,若只因為689仆街,我們便為與他有關連的人的不幸與痛苦感到高興-尤其是沒有選擇而成為他家人的女兒,我們其實正在消磨自己的同理心和慈悲心,看不到齊昕和她的母親在這個家庭裡所受的苦。

 

我在佔中後常常想,究竟這種同理心與慈悲心的減退,滋養著哪種政治取向和行動力?它滋長的冷漠,尤其是對政敵或政敵家人的苦的冷漠,會不會蔓延到其他公共事務與人道議題上?最終令我們只能從別人的仆街中獲得快樂和一絲(幻想中的)政治能動性?

 

究竟蘋果動新聞這邊廂用輕蔑的口吻取笑689的家庭、揭藝人隱私和播放青年人公園山邊做愛偷拍片段,那邊廂一本正經、義正辭嚴地的高呼民主、無忘六四,究竟正在呈現哪一種民主和自由?又怎樣形塑我們用哪種心情來看待別人不幸和政治角力?這種心情會不會令我們在政治行動上更加無能為力?

 

*標題為編輯所加

Share On
Dislike
0
小曹     齊昕     ‎齊昕‬     摑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