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冠東

70後廣告創作總監,跨媒界文字文化人,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成員。曾主持前香港人網節目「職場起義」及「隨意門」,現為獨立時評節目「東評週」主持。業餘舞台劇編劇、導演及演員,曾三次奪得香港戲劇匯演「最佳創作劇本」及「優異演員」獎。曾替<HIM>雜誌及〈太陽報〉撰寫專欄,著作有次文化堂出版〈潮吹潮語〉、〈潮語再潮吹〉及〈潮語再3吹〉等。

親愛的齊昕:

 

妳好嗎?妳當然不認識我,但我正如全港七百萬市民一樣認識妳,因為妳就是我們特首的女兒。我們沒有權選擇誰當特首,正如你也沒有權選擇誰當你父母一樣可憐。所以,既然你父親一意孤行,機關算盡,迎難而上,登上了香港特首寶座,作為他的女兒,妳也毫無選擇地命中注定不能過普通人的生活,要在鎂光燈與鏡頭下裸露妳的人生。

 

早幾天看見你在萬勝節之夜,以一身厲鬼扮相在夜店中盡情盡興,想必妳有很多心事與壓力需要釋放吧!將心比己,作為特首女兒的壓力,我們此等凡夫俗子又怎會理解箇中滋味?尤其是眼見自己的父親壞事做盡癲倒事非黑白,身邊的世叔伯又盡是貪財戀權愚昧鼠輩之流,受大英帝國文明教育而又心清眼亮冰雪聰明的妳,怎能忍受父親及其同流合污之眾的所作所為?看著本應是自己心中英雄行為模範的父親,每天遭詛咒被唾罵,有時甚至連已仙遊的祖母也被不斷被刁民問候…妳的難受妳的心情,叔叔是理解的,也絕對值得同情。換轉是我,有這樣的父親,輕則狂燥抑鬱,重則自行了斷。所以,妳選擇以酒精或其他東西麻醉自己,也是情有可原的。

然而,減壓還減壓,你當街掌摑母親是不對的。她知道你飲醉酒大鬧中環,無論她是出自真心想保護你,還是想幫你父親掩飾家醜,又或是妳的家奴馮偉光叔叔的意思也好,也不應該掃諸暴力,對自己的母親動武。因為根據香港人的邏輯,無論甚麼原因,就算妳慘遭色魔強暴也好,總之動武就是不對。雖然叔叔覺得你很勇武,也許妳是在保護朋友免受傳媒搔擾,但動手打人就是不對。不知道梁唐青儀是否如你所說不是你的生母,也不知道妳是否已覺得她根本是一隻龍蝦而非人類,但甚麼原因也好,就算有否記者在場,在公眾地方妳也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也許妳認為警察叔叔們是妳爸爸的私人部隊,不會起訴妳,但妳也不能像妳父親一樣妄顧法治,你是唸法律的…對嗎?

 

有一件事更讓叔叔心痛的,就是你竟然當街講粗口。妳可能待在外國太久了,很多香港市民,甚至不論反對或支持妳爸爸的人,都對語言有潔癖。妳既無可選擇地身為特首女兒,以妳爸那幫人的古老封建思維,妳的地位等同一位公主,怎能對一介蟻民的士司機大爆粗言?叔叔也知道爆粗是很爽的,但貴為公主就肯肯定會喪失言論自由,注定活得不爽。正如普羅百姓萬勝節去飲酒狂歡爆粗爆房都不會成為A1頭條,然而他們雖有這樣的自由,但他們不能住在禮賓府有G4特工保護,而可能只可蝸居在唐樓劏房,在4呎x5呎的床上爆粗埋怨妳爸,其實一樣不爽。

齊昕,妳年輕漂亮有學識,性感而感性,勇敢而率真。看見你那夜的所為,叔叔很是痛心。希望妳能以罵街倒亂的勇氣,面對自己的問題,尋求一條生命的出路。早日與妳和父母,約見醫生,一起延醫診治,因為相信妳父母有像妳這樣的女兒,他們本身都應該需要接受治療的。又或者簡單一點,勸你爸爸辭去特首的職務,多一些時間陪你,讓妳變回普通市民。叔叔好肯定,到時全香港市民都會為妳而歡呼,請你喝世上最好的香檳。

 

請勿放棄治療!最後,別怪叔叔長氣,我也要說一句:

 

齊昕,唔好死!

 

一個關心你的市民:

東叔叔 上

Share On
Dislike
5
梁齊昕     東評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