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日前有2個大學生自殺,累計今年己有6個大學生自殺。對沒有宗教信仰人士來說,死了,便一切完結。對有宗教人士,我沒有聽過有任何宗教會鼓勵教徒自殺。耶教進一步說生命是神所創造,人是不能奪去生命的,所以反對墮胎、自殺及死刑(奇怪的是美國德州是基督教右派重鎮,但有死刑)。要說 911“聖戰” 那樣的自殺式襲擊,他們心中是有更高的目的,通過襲擊的手段,去實踐。死亡,只是過中不可避免的一部份。所以參與“聖戰” 者只屬少數,教長也對參與者應許有72個美女在天堂等候他們。宗教不鼓勵教徒去自殺是合理的;如果所有教徒都自殺去了,那還有人去傳教?

 

香港的自殺問題是否嚴重?據世衛(WHO)2011年的統計,香港每100,000人中,就有16.2人自殺。在107個國家中排名32,算是中高嚴重,但比南韓(38.4人,排第3) 、日本(28.2人,排第9) 和台灣(20.5人,排24)為低。南韓和芬蘭的教育成續同是世界前茅,但芬蘭(16.6人,排41)的自殺率,遠比南韓為低,值得深思。香港最著名的自殺例子是金融風暴後大批人成了負資產。在1998-99期間就有約1000人因此而燒炭自殺。燒炭自殺的好處是毫無痛苦,在失去知覺後去世,所以不會影响死者的面容。第二宗比較難明的自殺是有一位小朋友,在網上玩的遊戲(online game)的武器被人偷了,所以自殺。

 

各國自殺率

自殺是生與死之間的選擇,要進行自殺的直接研究,是不可能的;你能問一個已自殺的人為甚麼要自殺?有些人是有遺書的,但大多數只說是為了金錢、感情或健康而輕生,只說了理由。你不會明白為甚麼他會做出這個決定。自殺當然是生無可戀,或死了比生存要好,這只是重言句(tautology)。我們看不到的,是自殺者是否真的己將所有資訊分析過,而作出的決定。研究自殺的間接方法,是用統計學的方法,看社會的自殺率(例如每100,000人有幾多人自殺) 與亠些變量之間的關係。大體上,經濟學的研究發現離婚率、人均收入水平、失業率、收入差距、和酒的消費量與自殺率的關係最强。傳說音樂也可使人自殺,最著名的是匈牙利的Gloomy Sunday。

 

我認為有一些人是有權自殺,或安樂死的,例如患有重病,藥石無靈,只是在形式上生存。又或者年事已高,身體退化到不能活動。他們為減輕不必要的痛苦,和做人的尊嚴,要求結束生命是合理的。但只因一時看不開,例如在網上玩的遊戲(online game)的武器被人偷了,沒有考慮過網上遊戲的武器值多少錢?或者可怎樣賺取回來?告訴父母或朋友,我相信很快就可找回來。現代人為了感情而自殺,更是太短視了。比方說你今年20歲,失戀而自殺。但是只憑今天的資訊,你是無法估計將來會否遇到更好的伴侶,也難估計今天你的所愛,將來變成怎樣。朋友,今天的離婚率高達五成,為愛情自殺是相當不值。今時今日千變萬化,Facebook, google在20年前還未出現,但今天市值是幾千億美元。Harry Potter的作者在成名前是單親媽媽,靠福利金過活。為了一時負資產而死,也是不值。

 

 

有些人的自殺行為,不是真的想輕生。例如割手自殘是可以致命的,但如果你割手後,流了幾滴血,立即就把相片貼到面書上,你需要的是别人的注意,父母的關心,而不是想結束生命。在香港,與其只花時間不斷考試,不如先學好怎樣去看待生命。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