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加拿大在性取向方面是相當包容,由其觸目的是每年六、七月間進行的自豪周(Pride Week)。這近十天的的盛會,不單是性小眾社區(包括LGBT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ed, Transsexual)的活動,也吸引大批遊客來到多倫多l,參與遊行的人士超過幾十萬。我不覺得同性戀人士反歧視異性戀人士。在加拿大的選舉中,沒有任何人士,不論其政見左中或右,會把焦點放在候選人或其政黨的性取向上。多倫多身處之安省(Ontario) 省長韋恩(Kathleen Wynne) 就是一個女同性戀者。加拿大新內閣的30名成員中有15男,15女。還有他的內閣有原住民、小數族裔、和以難民身份到加拿大的。被問及為何這樣,杜鲁多說現在是2015。這話可解為2015應男女平權,也反映了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現實。相反,如果有一天發現了香港特首是同性戀者,相信會是幾天的頭條新聞。是加拿大太開放,還是香港太保守?

 

正當香港區議會選舉進行之際,香港天主教主教出牧函:

 

“呼籲信友,為維護婚姻及家庭制度作為社會的根基,在即將舉行的2015年區議會一般選舉及日後的各級選舉中,要考慮候選人及其所屬政黨對家庭和婚姻議題,以及對「性傾向歧視條例」(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 — 簡稱SODO)的立場,並以此作為選舉議員的其中一個重要指標。”

 

主教牧函

 

我相信大部份華人對家庭都十分重視,不過以對「性傾向歧視條例」作為選舉議員的其中一個重要指標是甚麼意思?選區議員就是以區議會工作的能力作為標準。假如A比B有能力,但A及其所屬政黨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而B反對, 那教友應怎投票? 前主教陳曰君被問及在這情況下如何投票,他的回答是“憑良心投”。更甚者, 不少建制派本身支持同性平權但不公開說,所以主教的牧函對民主派,由其是進步民主派,極之不利。我對耶教所知有限,除了知道耶教是一神論之外(信),另外兩個中心點就是公義和仁愛。在舊約時代,上帝多次降禍來顯示衪的公義。而新約耶稣來臨,就是顯其仁愛。若果真的要影响教友,何不要求教友要以候選人是否教徒,或候選人及其所屬政黨的政綱是否支持公義和仁愛,作為選舉議員的其中一個重要指標?香港正處於多事之秋,不公義,不仁愛之事俯拾皆是,罄竹難書,為何單提對性傾向的立場作為投票指標呢?

 

世間沒有無缘無故的愛,亦沒有無缘無故的恨,美國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只是配合天下大勢所趨。幾十年前,女性開始爭取平權,香港公務員也是到了七十年代才同工同酬。在男性主導的當時,也有天快要跌下來的感覺。你可能不知,香港是在70年代初才取消大清律例,實行一夫一妻制。所以耶教的一男一女家庭在香港實行不到50年。美國黑人要平權的歷史更長。早於1776年,黑人已參與獨立戰爭。要到1948年美軍黑人隔離政策才取消。2012年,10%的黑人卻佔了美國軍人的18.3%,美軍的實力仍是傲視全球。同性平權,是21世紀普世價值的一部份;人生而有的選擇權利。

 

對同性戀這問題,教宗方濟作過回應,內容大意是 “如果有一個同性戀人士,他尋求天主而且心地良善,我怎麼能判斷他呢?”教會應行公義,好憐憫。俗世的事,讓凱撒的歸凱撤,選舉的歸選舉吧。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