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馬習會談,世紀一握之後,如無大量禮物送到台灣,將歸於平淡。台灣的政局要待明年新政府選出後,才能訂出新的對大陸政策。馬英九在這次行程,無過亦無功。他要求習近平不要將飛彈對準台灣也得不到積極回應。香港有時事評論員說香港可借鑑台灣經驗,說北京對台禮待,採用懷柔政策,全因台灣有反對黨會對北京說不。香港的泛民無力對抗北京在港培植多年的建制力量。看到這種言論,你會有何反應?為甚麼台灣能,香港不能?

 

第一當然是軍事問題。韓戰後,美國太平洋第七艦隊便進駐台海一帶,台灣亦被納入美國的保護傘之下。日本最近修改了和平憲法,在盟國遇襲時,可出兵支援。說的當然不是指美國本身。一旦台灣受襲,美軍進入台海,是否可成為日軍出兵的理由,也是未知之數。所以大陸縱有大批海、陸軍隊、導彈、核彈等,也不敢對台用兵。事實上台灣也知道有美國這一道護身符後,向美國購買軍備,真正應用的機會不大。龐大的軍費開支,更似是藉此向美國交保護費。香港就沒這樣幸運。97後解放軍進駐香港,論軍事力量,本土再多人,再勇武,遇到解放軍,只是以卵擊石。最可惜的是務實的英國在97撤出香港前,沒有在中英聯合聲明白紙黑字寫下普選的明確定議;包括選舉投票,參選,提名,被提等權利等,以致中共有機可乘,想搞一個假普選。在97後再希望英國為香港發聲,是太天真和太傻了。

 

第二是政治體制方面。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台灣實行的是有效的民主體制。有效者,政權不是由單一政黨壟斷;民進黨的陳水扁做了8年總統,到國民黨的馬英九又做8年總統。政黨輪替,和平交接,沒有出現動亂。而立法院也是直選,以制衡總統的權力。藍綠兩營的重要分別之一,就是對大陸的態度。這就是一般評論員說大陸對台禮待,採用懷柔政策的主要原因。反觀香港,行政長官是由小圈子選舉。幕後主子是北京政府,所施行的政策,全以一國為先。兩制只是放在口唇邊。看看立法會,有一半的議席由功能組别產生,多為建制所控制,當中不少議員,更是零票當選。若只單計算地區直選,泛民的議席是比建制派的多。即是說,香港多於一半的人,票是投給對抗北京的人。只是政治體制出了問題,使特首權力只來自北京,立法會又由於功能組别的存在,失去制衡功能。北京面對這樣的香港,為何要懷柔?

 

最後是民主派議員和抗爭者不爭氣。泛民說過雨傘運動後,會與政府展開全面不合作運動。昨天財委會剪布,通過創科局撥款時,泛民在那裡?不又只是進步民主派在拉布對抗嗎?當泛民在公務小組佔多數,梁家傑做了主席,泛民又做了甚麼?到區議會選舉,情願讓幾十個建制派區議員自動當選,也不集資籌款,讓新人出選,吸取經驗。更遑論讓出立法會的議席給新人上位;民主黨的議員,個個熟口熟面,用同一套無效方法,過去二十多年又做過甚麼?更不幸的是,在去年雨傘運動,不少抗爭者攻擊的目標不是政府,而是其他抗爭者。當中原因包括一些私人恩怨,權力領導等問題,他們往住因片言隻語,在網上白花時間,洗板互駡不休。我極少討論或分析這些,因為我不懂。但有這樣的“同路人” ,又何需要有敵人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