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兆恒

八十後,大學電腦系助理教授,業餘音樂工作者。小時候最尊敬的政治人物是吳明欽。從不斷進步的88、91、95年,走到不斷倒退的今天,也渴求真普選。

1) 爆炸前30分鐘,我仍在Boylston street現場,只是早走了
2) MIT校警就在我Lab樓下(Building 32)被槍殺,只是我偷懶無返工(偷懶萬歲!)
……我嗰晚好驚,本來諗「一星期唔出街,以後見人都要提防」

 

但原來我錯了
- 恐佈分子的目的,不是要讓100人死掉,而是要令幾億人害怕
- 所以我好記得,波士頓人教曉我,面對恐懼就要更加勇敢

 

爆炸後第二晚,波士頓人竟然這樣:
- 不是躲在家中,而是照常出街跑步 (因為那天是馬拉松……)
- 不讓恐懼擴散,反而故意出街食飯購物
-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沒有動搖。反而有人整網頁,讓居民登記,開放自己家,讓因爆炸案而錯過火車的人住一晚

 

「開放自己家!黐線㗎!引狼入室!」根本不是的
- 若恐佈分子要襲擊,點會無方法吖
- 由 Washington 來旅行但錯過火車嘅自己人,點會睇唔出?幫佢點會有事?
- 自己人互相幫助,其實安全得很
- 嗰晚,我第一個反應係好佩服波士頓人
- 然後,我自己都踩單車出去飲咖啡,重買左啲水畀站崗嘅人。

 

a. 恐佈分子的失敗,在於居民鎮定,毫不害怕,而且鄰里關係沒有動搖
b. 若要防恐佈分子,不是要人人自危,而是早早把問題源頭清掉……

 

後記:

法國人真是優秀
1) 本文提到,當年爆炸案後,波士頓人開放自己家,畀有需要嘅人住
2) 原來法國已經做緊!用 #PorteOuverte hashtag,開放自己家畀人住
非常佩服法國人…有少少眼濕濕

Share On
Dislike
0
法國     巴黎恐襲     雷兆恆     波士頓     馬拉松爆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