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冠東

70後廣告創作總監,跨媒界文字文化人,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成員。曾主持前香港人網節目「職場起義」及「隨意門」,現為獨立時評節目「東評週」主持。業餘舞台劇編劇、導演及演員,曾三次奪得香港戲劇匯演「最佳創作劇本」及「優異演員」獎。曾替<HIM>雜誌及〈太陽報〉撰寫專欄,著作有次文化堂出版〈潮吹潮語〉、〈潮語再潮吹〉及〈潮語再3吹〉等。

法國巴黎遭受二次大戰以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造成近200平民死亡。伊斯蘭國承認發動襲擊, 報復法國早前參與空襲伊斯蘭國據點。事件震驚全球,也是西方國家自美國911以來遭到最大規模的恐怖襲擊,有外媒甚至說成是歐洲的911。

 

全球多國人民表示哀悼,當然香港也不例外,一夜間很多港人面書上的頭像都蓋上半透明的法國紅白藍三色國旗,響應名為「Pray for Paris」的網上哀悼活動。然而,因為這個活動,網上又引發了一場爭論。有人批評甚至恥笑這種換頭像的行為廉價、盲目、跟風、偽善…對打擊全球恐怖主義毫無幫助,甚至是消費別人的不幸來抬高自己,登上道德高地。而相反,另一批響應換頭像的人則反擊說批評者冷血、無恥、不人道…之後更演變成左右膠之爭。突然之間網上出現很多中東問題專家,對伊斯蘭教歷史、中東形勢、種族及宗教仇恨、國際權力平衡、恐怖主義等…分析得頭頭是道又似是而非。再拉埋之前的敘利亞難民問題一併討論一番,城中兩大才子更隔空互片,散落一地花生。

 

筆者絕非中東問題專家,更非才子級數,沒資格去判斷誰對誰錯。然而就此事件,顯然易見是盤據敘利亞及伊拉克邊境,伊斯蘭國ISIS對西方文明社會所下的戰書,情況等同宣戰。法國總統奧郎德在事件後亦坦言這是戰爭行為,隨後更即是出動戰機轟炸ISIS的「首都」報復。有左膠認為平民是無辜的,戰爭只會為中東地區的人民或甚是雙方人民帶來不幸,人類不同種族與宗教之間不應散播仇恨,應該以其他和平手段化解爭端,互相報復只會令問題惡化。然而,這種想法只對交戰相方都是講求理性和文明的民族有效,對ISIS這種連阿蓋達都嫌他們極端的殘暴「組織」來說,他們會和你談普世價值與仁義人性嗎?對他們來說,你不是遜尼派教徒,不遵從他們的教義生活,你就是敵人,無論是男女老弱婦孺都應被殺死,直至所有土地都被ISIS統治,過程及手法之兇殘,你要對這種組織惻隱?

 

普魯士軍事家Carl Von Clausewitz所寫的<戰爭論>提過「戰爭的目的是消滅敵人」。ISIS就絕對明白這個道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所以,ISIS既與文明為敵,這場戰爭就只能無可避免地打下去,直至ISIS被消滅為止,這不存在任何灰色地帶。沒錯戰爭是殘酷的。然而,對ISIS這種極端中的極端主義者,亦沒甚麼好談論和討論。全球各國面對極端恐怖主義,都只能堅強應戰,向軟弱和恐懼說不。

 

回看香港社會,這夜就有一場世界杯外圍賽香港對中國的足球大戰,689被問及支持哪一隊,作為香港特首竟然支吾以對!這種人不是與港人為敵又是甚麼?對待敵人只有一個方法,就是No Surrender,No mercy!689以港人為敵,我們只有挺起胸膛,與他決戰,直至港共政權被消滅為止。

Share On
Dislike
0
梁振英     姚冠東     巴黎恐襲     isis     東評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