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團結香港基金倡議政府推出「補貼置業計劃」,希望透過更大折扣出售公屋,長遠令八成港人置業。提出賣公屋其實不是第一次,今次計劃的新意,主要是轉售時折扣加碼和優惠暫時只限新建單位。

 

 

補貼置業計劃的總舵手王于漸教授向傳媒說方案符合大多數香港人利益,有份研究計劃的其他成員更話方案是經濟學上的Pareto efficient(中譯柏拉圖效益,即有人得益冇人受損)。有咁着數,信奉自由市場利益團體有效競爭的芝加哥學派,會怎樣看冇人受損的計劃,何解幾十年來一直冇人提出、提出後卻又馬上遭到運房局及房委會的代表質疑呢?

 

 

港人熟悉的芝加哥學派代表人物佛利民(Milton Friedman),一直反對傳統公營房屋。佛利民認為,要幫助低收入人士只需要推行簡單的負入息稅,公營房屋只會製造貧民區減慢社會流動。出售公屋令整個房屋市場私營化,佛利民當然支持。芝大的人都知道,佛利民想改變世界,他的同事史德拉(George Stigler)卻只愛冷眼旁觀。佛利民建議政府應做甚麼,史德拉解釋政府為甚麼應做的不去做。關於柏拉圖效益應做唔做,還是張五常的解釋來得簡單直接:無知、愚蠢、利益團體不易處理、一項暫時性的法例可惹來政府初時做夢也想不到的麻煩。質疑補貼置業計劃的政府代言人,歡迎對號入坐。

 

 

當然,另一個可能是計劃根本不是有甚麼柏拉圖效益。佛利民之後,當今喜歡評論政策的芝加哥學派學者應該首推我的師父莫里根(Casey Mulligan)。幾個月前我與莫里根在芝加哥聚舊時,談到實物徵稅(in-kind taxes ,如徵兵制)的一個壞處是市民浪費資源「逃稅」,徵兵制下被徵的市民儘管是少數,無數怕被選中的市民卻會以出國、上大學、甚至自殘身體來逃避責任。同一道理,補貼置業其實是實物資助(in-kind subsidies),只資助少數合資格買新建公屋的港人置業會帶來「隱性稅」(implicit tax)問題,折扣加碼更是大大提高穩性稅的稅率,引誘更多市民出盡辦法符合上樓資格,到時虛報收入及轉打散工等情況只會有多無少,這樣輪候公屋的時間可以唔愈拖愈長嗎?

 

老實面對問題吧。不小心處理隱性稅的問題,會挑起「守規矩」和「呃補貼」間的衝突。把計劃擴大至現有公屋戶,等上樓市民要等到天荒地老。把優惠只限於新建單位,八成港人置業目標輪到團結基金要等到天荒地老。要加快釋放公屋的潛在價值,我認為補貼置業計劃要一併考慮公屋富戶問題。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訪問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