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香港的公共房屋是由1953年石硤尾聖誕大火之後興建徙置區開始,到1972年麥理浩的十年建屋計劃而壯大。到今天約45%的港人是住在公共房屋。近期有建議讓新入住公屋户可以市價一半買下所入住的公屋單位。至於他們賣出公屋時所需補地價,就未有定案。坊間對這計劃的討論興趣不算大。一則這不是政府主導及提出,而是由董伯伯設立的基金,王于漸為首的研究小組所建議,實行的機會很低。二則這是重大改動,現政府根本沒有能力及意志去推動。果然,政府運房局長張炳良似乎對計劃興趣不大。

 

張炳良所考慮的一些問題我早兩天也說過。例如,我不明白為何要出售公屋,幫人上車置業,不是已經有居屋在出售嗎?居屋與公屋不同之處,是收入限制有差别;居屋是比公屋要高。而且私樓租户可透過白表抽居屋。若然居屋與公屋合流,收入限制就會依據公屋而定,比居屋的低。這使之前可買居屋的現在不合資格,是一種財富再分配政策的重大改變。建議最具爭議的安排,是只給新住户買其單位,而舊住户不能。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提議。若說舊的住户人數太多,政府的行政能力一時不能應付,可以以公屋入伙的年期,或是所處的地區,分批進行。舊住户的經濟能力,當然比剛剛符合入住公屋要求的新住户强,所以無需待新户入住數年後才能買。讓舊住户買,便可立刻測試這計劃的受歡迎程度,看看計劃對加速公屋流轉,使公屋住可轉賣在工作附近的住所,減少交通費用及時間,有多大影响。這不是立即使資源有效地運用嗎?不這樣做,可能為了新入伙的住户,有較高成數會買自己的新單位,免卻了在同一幢大厦,公屋租户與買入户的管理困難的問題。若這是個問題,計劃就很可能不會在舊住户推行。若你是舊住户,你會支持這計劃嗎?

 

大多數國際大城市,如倫敦、紐約等的樓價都很高。主要原因都是有大量外來購買力,使房價上升。香港的樓價就是出其地高。但那些只是一個國家裡的城市,他們是有外圍地區或鄰近城市的。例如不少在紐約工作的人,是住在新澤西州的。香港不單地少,相連的是另一個制度的大陸。你可以住在深圳而在香工作,但凡是有關教育、醫療的,就多會選香港吧?所以香港政府是有責任提供足夠居所給低下階層的市民。若是租給市民,政府還可以收回富户的單位,增加對有需要人士的供應。若然是賣斷了給他們,政府就不能收回。如果供應沒有增加,你會見到輪候册不斷加長。現時香港不少自僱人士,其收入難以考核。若然公屋可買入,我相信輪侯册的數目有機會翻一翻。

 

最後一點,當住户不能買公屋時,他們若有的幾十萬儲蓄,可能會用來做些小生意,或供子女多讀個學位,甚至每年去日本旅行。現董伯伯希望80%港人能置業,這些儲蓄都會用來作首期,然後每月再多供幾千元。這是個一個大型的資源集中計劃,資源都集中到地產,使產業更單一化。想起董伯伯,我想起教育產業化。,董伯伯希望香港70%適齡學童有大專程度教育。結果我們有大量副學士。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