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今年區選,在社會運動層面比較激進的團體,包括人民力量、社民連及熱血公民都是全軍覆沒。譚香文以前線牌頭出選,所以不能計進入人民力量裡。初步的解釋是區議會是着重民生的地方,只顧着搞政治、搞運動的政黨,是沒有市場。聽了這解釋,你有甚麼反應?

 

全港立法會有5大選區,選出35個地區直選議員;18個區議會,選431個區議員,明顯每個區議會的選民人數比立法會少。更重要的,是立會和區會是用不同選舉方法產生。區議會是以單議席單票制,每個選區只有一個勝出者。所以如果當只有兩個候選人,就要拿最少50%選票(假設没有白票、廢票)才能勝出。反過來說,若某區只有一名候選人,而沒有其他人有信心拿50%選票,結果只有一名侯選人,就變成自動當選,今屆區議會有66名自動當選的議員。至於立法會,是採用多議席單票制。由於是多議席,所以可多人共用同一張名單。如果一個選區共選9名議員,只要拿下10%選票,便可穩奪一席。由此可見,區議會選區較細,而需要得票率較高才能當選。人民力量、社民連是獲得20-30%的市民支持的政黨,所以在立法會的比例代表制下,能夠勝出。來到區議會,他們就變得被動。仔細看看選票,不少人力、社記的侯選人,得票也遠超兩成。從比例上說,他們是有進步,但從選舉結果來看,他們未成功。

 

如果我是人力、社記,我會成立姊妹組織,專攻民生議題。這班人,當然要在民主、對政府的政策立場上與人力、社記一致,但在社會運動上減少參與。情況就好像新民主同盟,你會見到范國威在議會內參與某些抗爭,但新民主同盟的其他成員,都只積極參與區內事務。譚香文今次用前線,而不用人力名義,也有這種意味,為這方面的考慮,提供一個想像空問。第二個是游擊戰的運用,無可否認,一些街坊對「蛇齋餅稯亅是有好感。建制的另一殺着是種票,當知道某人會到某一區選之後,就在該區租一個地址,再將身在大陸的港人都轉到那地址去。因區議會選區細,200-300票的影響已很大。

 

在立法會選舉,種票還有配票功能:如建制有兩張名單,計過其中一張名單己夠票,便將其餘的票都投到第二張去,這是經常聽見的1戶7姓13人的原因。人力袁彌明輸,就是一早在該區服務,使建制派有時間部署。與其打陣地戰,不如打游擊戰,事前找一些民主派佔優的地區,例如沙田、葵青,到最後兩三個月才出動,看看後果怎樣,不要說進步派不能當區議員,陶君行以前亦是區議員。第三,盡量搵人參選,一來減少自動當選人數,二來使種票的威力減低。樹根與珮帆的區,可能以為穩勝,沒有種票。當然亦要該區選民太想踢走他們。Btw想參選的網台主持,不適宜用太搞笑的型象做節目,畢竟一般人覺得政治是比較嚴肅的事。

 

對熱血公民的策略,我是不解的。花了大部份人力、物力去同民主黨對選,其中針對何俊仁,是否認為有能力取而代之?得票數目不能支持這個假設。如果没有,用一點客觀分析,何俊仁輸了,得勝的會是何君堯。我不認為何君堯勝出,對民主、地區發展、保衛本土、保衛學術自由等等……會比何俊仁當選好。如果說參選不是為了勝利,為何不去與民建聯對選?你有權參選,但請成熟點,做一些能達至你口裡說的理念的事吧。

Share On
Dislike
0
人民力量     區議會     社民連     ​人民力量     區選     區選2015     Daniel Lee     熱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