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晚同醫生BBQ時,佢提起「離地中產」,今日我瞓醒又記起,所以要講講…

所謂「離地中產」,到底是什麼?

 

「中產階級不知民間疾苦?」

 

還是

 

「中產階級不理民間疾苦?」

 

其實我也經常想著這個問題:「我離地嗎?」

 

記得小時候,家裡很窮,我媽是個工廠美女工,每當她穿得比較光鮮漂亮,我就一定拖著她,像要到處炫耀自己有個美女媽媽;但每當她拖著那載貨的車仔,我就不拖了,我想這種心理不用多解釋了。

 

小時候我媽會在街市用1元買一大包菜販掉在地上的爛菜,每次在街市買回來的,幾乎是全街市最平宜的!我承繼了我媽格價的美德,從來貨比三家!在這家店看完價錢,我又跑到街尾另一家店格價,訓練到除數心算特別好,但往往我媽叫我幫忙買東西,我都要買很長時間…

 

記得以前總有一些同鄉,每遇困難就找我媽借錢,她出名好人,但我總埋怨:「我地已經咁窮,點解仲要幫人?」

 

我媽永遠都是說:「幫下人無所謂啦!可能第時我地都要人幫呢!」

小時候想不通,總不理解別家的困難。

窮人成長了,過著甚似中產的生活,甚至有個明星女友,那種感覺有時好離地。

 

慶幸自己還未完全靠向權勢,見到不公義總會譴責,那管他是「黃精」還是「低智深」,影響飯碗都係咁話,反正不賺人渣錢不會餓死的。

 

可是我這種性格,得罪人多,實在有時不懂平衡,其實只要忍下口,生活一定過得更好。

每當我內心為利益有所動搖、每當我覺得自己離地,我總會想到一個我親眼看過的畫面…

 

記得很多年前在內地山區拍電影睇景,山區農村,戶戶都不關大門,我見到一家人正在吃午餐,檯上除了粗糙的米飯,幾條青菜,就什麼都沒有了。檯中央半空懸掛著從橫樑吊下來的幼繩,剛好停留在大家額頭的水平,綁著一隻蟹的完整外殼,一家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吃兩口飯,然後用筷子敲一敲蟹殼,然後又繼續吃飯… 我觀察了很久,原來「敲蟹殼」就是「夾菜」的意思。一家人,每張臉都很滿足、幸福。

 

後來我寫了封信給我很久沒見的弟弟,詳細我已忘記,大概意思是:「人的貧窮未必是一種選擇,知識、智慧亦然。不貧窮的人、有知識的人,有責任教導、幫助貧窮的人,幫助他們脫貧。」

其實再有錢的人,也未必能有機會一家人開開心心吃一餐。

 

以前在深水埗派飯時,我會想:「其實我真的好幸福,不用擔憂兩餐溫飽。」

開車時,看到放工時間排隊等巴士的人潮,我總是和女朋友說:「其實我地真係好幸福,平時唔駛逼巴士…」

「我們是中產嗎?」記得以前有一陣子我經常問我女友,她從不回答。我想,她也明白,實際上我的問題是:「我們離地嗎?」

 

到今天買菜,我們都是四處格價,哈哈!

朋友有困難,也總會問我女友幫忙,她就像我媽一樣,經常也說:「唉!幫下人無所謂啦!」

我想,關心弱勢的人,就算中產,也不會離地吧。

 

「中產」=「離地」?

不見得。

 

因為不離地而感恩?還是因為感恩而不離地?

我又進入思想混亂嘅狀態… 精神病就是如此…

 


圖@大曹

Share On
Dislike
0
邵子風     中產     離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