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曹

喜歡影相多過打字;喜歡啤酒多過汽水。個人熱愛自由,同時渴望香港有真正民主,經常自問:「我可以為這時代做些甚麼?」

11月13日在法國巴黎發生當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死傷人數超過129人,震驚國際。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承認責任,部份人於是將是次恐襲歸咎伊斯蘭教和穆斯林。Sohail Ahmed 是前伊斯蘭教徒,亦是一名同志。在巴黎恐襲發生之後,他在憤怒和悲傷的同時,卻不忘提醒人們面對這場悲劇應有的態度。

恐 襲發生當晚,Sohail 正準備與朋友慶祝生日,卻突然收到消息在巴黎「發生了一些可怕的事」,他已有預感可能是另一宗穆斯林發起的襲擊。事件發生之後,Sohail一夜無眠,心 情無比沉重,他不斷留意有關恐襲的最新消息一直到清晨,看到詳細的新聞報導後忍不住失聲痛哭。他的絕望和悲傷很快轉化成憤怒,不但是因為恐怖份子的無情襲 擊,更是因為自己亦曾是一名思想激進的伊斯蘭教徒,曾深信並且向其他人宣揚過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而他認為,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是這些可怕行為的基石。

Sohail成長於倫敦東部一個虔誠的穆斯林家庭,曾經因為出櫃而被逼接受多達四次的驅魔儀式。在搬離家裡以後,他成為了關注人權的活躍份子,致力連結伊斯蘭教徒和LGBT 社群。

現 在,Sohail 視自己為歐洲的一份子,他與所有在恐襲中傷亡的法國人一樣,都擁抱言論自由、民主、性別平等和同志平權等概念,因此對於他們的傷痛身同感受。面對不少人對 穆斯林的批評甚至歧視,他希望人們可以把對伊斯蘭國的憤怒用在對抗極端主義上,而非把仇恨發洩在普通伊斯蘭教徒身上,因為這樣只會衍生更多仇恨。只有透過 社會上廣泛、真誠和公開的討論,才能抗衡導致這些可怕行為的扭曲思想。

翻譯:Candy(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校對:Mo(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資料來源:
<How I felt as a gay former radical Muslim on the night of the Paris attacks>|GayStarNews
<Sohail Ahmed was “exorcised” by his family for being gay before leaving Islam behind>|GayTimes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