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ini

熱愛音樂的貓, 追求獨立自由的生活, 積極地從絕頂無聊事中領會人生哲理。

 

「赤柱 」,山明水秀,歌舞昇平,是一個沉溺吃喝玩樂的好地方,洋人特別對此地情有獨鍾。不過,赤柱內有一道高牆,牆的另一面,不單異常平靜,而且守衛深嚴,洋氣絕迹,因為──這裡是「赤柱監獄」。


達10米高的圍牆旁邊,今日,竟然有一個洋漢,穿著咖啡色的囚犯制服,孤獨地蹲著身子抽煙,他心神恍惚,頭髮稀疏,面孔似曾相識。噢!他是叱咤荷里活的鬼才導演─昆頓·塔倫天奴。

志雄哥慧眼識英雄,一個箭步就上前向塔倫天奴問好:「Hello,Mr Tarantino,how do you do?My name is B,everyone calls me brother B around here.」


坐牢的日子久了,令塔倫天奴差點忘記囚犯號碼以外的身分,始終身處遠東,有人認識自己,感覺總是有點錯愕。二人在高牆旁,蹲著身子,一邊抽煙一邊談起來。

「B哥,你同我講廣東話得喇,以前喺美國影碟鋪做打雜,日日睇成龍,周潤發啲戲,不停睇左幾年,慢慢學識左廣東話。」


「犀利喎大導演,廣東話你都睇戲學到。喂,你衰左啲咩入冊?」


「B哥,我嚟香港宣傳新電影《The Hateful Eight》,一入境就比海關拉左,話我犯左最近更新嘅版權條例,網絡23條喎!」


「唉!你又係嘅,抄都唔好抄到出哂面嘛,比特區政府代表電影公司起訴!好容易就睇得出《標殺令》果套黃色衫抄李小龍《死亡遊戲》,《危險人物》故事結構抄《重慶森林》,《落水狗》就抄《英雄本色》同《龍虎風雲》。」


「唔係呀B哥,我都以為係抄李小龍套衫而瀨野,特區政府又咁忌黃色,我又印哂電影海報又剩,點知係比特區政府吿我《標殺令2》抄邵氏嘅《少林三十六房》喎,果部分咁唔起眼,咁都告?」


「哈!少年,你太年輕啦!衆所鳩知邵氏係無記嘅前身,即係依家嘅CCTVB,中共喺香港嘅官方電視台,你抄邵氏啲野,咪等於剃亞爺眼眉。抄都抄遠的嘛!」


塔倫天奴恍然大吾,問:「乜毛記唔係唱衰政府㗎咩?」


B哥怒火中燒:「呸!此毛不同彼無,網絡23條係為毛記度身訂造,佢地好撚快摺㗎啦!我地遲早喺度見到林日A,而其他毛記女藝人,哈!做硬雞啦!」


更壯觀的場面塔倫天奴也經歷過,世界上再有頭有面和有勢力的人也遇過,但此時此刻,他被B哥的說話嚇呆了。他深知王晶講得冇錯,反過政府,一定冇公司會請。不過,塔倫天奴欣然希望在梳打埠遇上盤菜瑩子,成為他一夜的「打令」。

B哥丟下煙頭,站起身,大聲向著「手機前的你」説:「其實你睇緊呢個故事同幅畫,筆者都可能因為新版權法,比特區政府代表新藝城吿佢抄《監獄風雲》,要比法官去決定呢個故事屬唔屬於六大豁免範圍之內,如果唔受豁免就含撚㗎啦!」


塔倫天奴聽畢,盤算著:「究竟立版權法是為了鼓勵創意,讓大家有同等的創作機會和自由,抑或只是保護權貴的利益和幫助政府滅聲?」


此時,以耀揚為首,冥頑不靈,死不認錯的七獄警,拿起警棍,向激動的B哥跟塔倫天奴,大喊:「做咩咁激動?做咩講粗口?做咩咁大聲講野咁冇禮貌?」


B哥跟塔倫天奴本著「反正筆者都係抄,唔差在抄多一野」的精神,異口同聲回答七警:「亞Sir,我講野大聲,唔代表我冇禮貌!」


耀揚兇神惡煞,咆哮:「串亞Sir? 慈母都唔俾面?」

之後,七警就將二人拉到暗角拳打腳踢。他們被打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找到機會逃脫,他們跑到操場中間,希望集合其他囚犯的力量,去對付這七個助紂為虐的獄警,和對抗這個是非癲倒的監倉制度。

 

 

圖:Panini

撰文:史乏恆 - Ain't Misbehaving

Share On
Dislike
0
網絡23條     Panini     二次創作     謎米Art Painting     轉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