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導演張堅庭今日在報章撰文,以立法會蔣麗芸就「黐線論」批評不肯道歉為例,指精神科醫生反應如此激烈,是因為他們明白精神病人在社會受到的歧視,亦理解大部分香港人的精神狀態長期處於危險邊緣。

 

電影導演張堅庭今日在報章撰文,揶揄蔣麗芸邏輯「警察做得耐了,很自然會變成賊匪,社工為性工作者服務是否有機會成為妓女」。張又稱立法會蔣麗芸就「黐線論」批評、不肯道歉為例,指精神科醫生反應如此激烈,是因為他們明白精神病人在社會受到的歧視,亦理解大部分香港人的精神狀態長期處於危險邊緣。張又指,「精神錯亂的最高境界就是把批評當作讚賞,把道歉轉化為對批評者的同情與包容」,認為立法會充斥這種議員,是因為大家生活在一個有精神分裂趨向的社會,「所以議員也有一定程度的代表」。

 

張堅庭又慨嘆,小一學生應付TSA操練,再加上功課和測驗,全港學生基本上可以說無一倖免,懂得自暴自棄還算好彩,如果有一雙考試成績專精而不惜攬住死的父母,「我肯定這位小朋友的情緒將來一定會出現問題。」

Share On
Dislike
0
蔣麗芸     精神病     歧視     ​蔣麗芸     張堅庭     痴線論     黐線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