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元朗八鄉發生車禍,做成四人死亡,十人受傷。出事時剛好有私家車在事發地點把整個過程拍了下來。事發時有貨車想通過十字路口,在貨車左側的巴士也開始啓動,向貨車响號,但貨車沒有停下來,反而巴士停了。這時巴士左邊的小巴經過十字路口,給貨車撞到右邊尾部,小巴衝前撞到鐵攔翻側,多人被困車内。從慢鏡看到有人被拋出車外。香港地少車多,交通意外是常見的,不同的是這次整個過程被拍下來。我翻看了幾次,有幾點可以談一談。

 

第一,巴士是剛開動了,又向貨車响號。從巴士司機的行動推斷,他看到的是綠燈。如果巴士是正在行駛中,衝黃燈是有的,但我很少見到剛啓的巴士司會衝燈。同時,影片看到在貨車同一方的其他車輛是停了下來,唯有貨車慢慢向前駛動,貨車方向應該是紅燈。第二,小巴經過十字路口時,小巴的右手邊的視線被巴士阻了,因此小巴看不到貨車沒有停下來。由此推論,意外是貨車司機不小心做成的?合理,但看看運輸署輕型貨車駕駛指引是怎樣說:

 

「. . . 在駛出路口前,如有需要可停在適當的位置,先望右、望左、再望右確定交通情況安全下才駛出路口,在越過路口時亦要不斷左右察看交通情況。」

 

 

凡學過車都知道最易出意外是在轉線和出十字路口。轉線時看不到在盲點裡的車,由其是左右兩線車同時轉到中線時。在十字路口,汽車有機會從不同方向轉到同一方向。又或者像今次的被旁邊不停下來的車撞。當小巴聽到巴士响號停了下來,安全的做法是要看清巴士的方向是否安全。下意識也應將速度減低。如果小巴司機將安全意識提高,意外未必能避免,但死傷的程度可以減低。安全駕駛不是單單要不超速。香港人太趕時間,把安全意識放得太低,很多時候只靠交通燈,綠燈一定安全,而沒有完全了解實際的交通情況。別依賴別人不犯錯,在香港《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最高刑罰為罰款HK$50,000及監禁10年。這種刑罰對比所犯的錯誤,是不成比例的輕。這是我看到的第一點。

 

我們能看到這次交通意外,全憑私家車內的鏡頭。我想這是行車記錄攝影機。這種攝影機近年十分流行。安裝於車內,記錄行車的交通情形。如遇交通意外,便可提供證據,免了羅生門的情況。所拍到的影片對判斷意外的責任誰屬,保險賠償問題,十分有幫助。在中國扮被汽車撞倒要求賠償的骗徒十分活躍,行車記錄攝影機就更為重要。今天的報章都會歡迎市民將有價值的影片傳送給他們,然後做成新聞發放。近年智能手機普及,使每名市民都有機會可將遇到的事拍成影片,送到報館,參與新聞製作。幾年前曾聽過某報在採訪交通意外新聞時,只抄低車牌同人名,內容自行發揮。隨着市民能參與,透過競爭,做新聞的時代過去了。只是現時我們會覺得與新聞的距離太近,新聞太真了。這是我看到的第二點。

 

從影片判斷,撞車的責任在貨車司機。據報導他今年70歲。為何70歲的人仍要做貨車司機?這是他的個人興趣?還是因為香港的老年退休保障不足?以前香港也有6-70歲的小巴司機上班中途突然死去。年紀大了,對路面的反應是會慢下來。看看那貨車司機,意外後只顧收拾從貨車跌下來的東西,對傷者毫不理會。他是否清醒,也是一個問題。如果政府不做全民退保,也需要檢討年長人士作為職業司機的要求。這是我看到的第三點。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