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ini

熱愛音樂的貓, 追求獨立自由的生活, 積極地從絕頂無聊事中領會人生哲理。

我九歲大的女兒在考試後,變得心神恍惚。今日跟她到迪士尼樂園遊玩,讓她放鬆。樂園的職員問她:「《冰雪奇緣》內,妳比較喜歡An-na或是El-sa呀?」女兒木無表情,機械式回答:「T-sa。」其實,她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後群。

 

---------

 

在人口減少,學生不足的大前題下,TSA(全港性系統評估考試)是教育局對津貼學校的資源分配的工具和殺校的武器。好像越戰時死得不明不白的美兵,學生淪為教育局與學校之間的政治犠牲品,「日以繼夜,夜以繼日」被迫操練試題,去打一場不屬於自己的仗。

 

特區政府的無能成就了一個教育界的波爾布特,策劃屠殺學生智商的工程,他手持國產的黑星手槍,對凖你們子女的頭顱,在槍斃前一刻,灌輸他們最後一個記憶 ,「睜開雙眼,由我主宰你們的將來!」

 

啪!無一幸免。

 

---------

 

晚上,女兒在溫習已考過的TSA題目,讀了問題幾次:「你面向南,向左轉三次90度,再回轉4次90度,你背向什麼方向。」在房間裏自轉起來。我看見了,一怒之下,將習作丟了到垃圾桶,摑了她一巴,大喊:「為乜要作賤自己?!」她看著我,依然木無表情。她對TSA,由最初的恐懼轉為同情,甚至到現在的依戀,其實她早已慣了。這一刻,她沒有哭,我卻哭了。

 

「種種荒謬不過是高牆上的其中一塊磚頭」

 

插圖:Panini
文字:史乏恆 - Ain't Misbehaving

Share On
Dislike
0
Panini     TSA     史乏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