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政府有預設立場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諮詢文件昨日出爐,政府所提出的「有經濟需要」模擬方案,單身長者資產不可多於8萬元,才能每月領取3,230元。這計劃50年後全港僅23%的長者合資格,相比港大教授周永新教授所建議的全民老年金方案,受惠的人數大減了近8成。更難想像的,是政府以加税來威嚇市民反對「不論貧富」的老年金計劃。無怪乎周教授,謙謙君子,驚覺被政府利用後,也憤怒了。周教授以個人名義開記招,指出政府所屬意的「有經濟需要」方案只是扶貧政策,不是全民退休保障。

 

首先我們要知道現在香港是有「不論貧富」的老年金的。只要年滿70歲或以上,申領人不需經資產及入息審查(Means test),每月可獲$1135元。對65至69歲的申請者,經過 資產及入息審查 ,也可獲得老年金。這是我們熟知的生果金。如果你問人是否同意70歲人人可有生果金,我相信反對的人不會太多。但如果你問人是否同意「不論貧富」人人有老年金,就會有不少人反對。這個結果的差別,一方面反映港人的抽象思考能力不足,不知生果金已是全民退保,亦反映政策的名稱是很重要。今次老年金只是將實行多年的生果金規模擴大,金額提升約$2000元,概念上無創新,要解決的是政府財政負擔問題。

 

以一個年年有幾百億財政盈餘,過萬億累計盈餘,全無外債的特區政府,不能應付70歲以上長者每月$3000多元老年金?這是不合乎常理。如果你說老年金是$10000,從負擔角度我也反對。至於政府的預測,是政治考慮問題多於客觀科學分析。政府想要做的項目就高估回報,如高鐵,對不想做的計劃就高估財政負擔。看看財政司為求減低開支,每年都低估收入,財政預算每年就錯錯錯,而他又無需負責任。在老年金政府財政負擔的問題上,我認為常識判斷己經足夠。爭論點反是$3,230元是否足夠一個老人過活。

 

全民退保的一個特點是不需審查,而不需審查有2個好處。第一是消除負面的標籤效應,亦是全民退保與綜援的分別。全民退保與12年免費教育一樣,是不論貧富的,是一種權利。但「有經濟需要」方案就是告訴大家領取的人很窮,所獲得的是政府的施捨。單身的資產上限定在8萬元又是怎樣計算出來的?是否與老年生活可能遇到的問題,例如一般疾病,各種痛症有關係?或只是由政府願意提供的「有經濟需要」資金的總額,倒過來估計會符合這上限的人數?由全民退保轉為綜援,顯示政府的不負責任,所選用的資產上限,更只為求封頂,不要做成額外負擔。如果政府搞大型基建都用這種早一步的封頂策略,港珠澳大橋及高鐵就不會出現巨額超支。所省回款項,足夠幾年全民老人金。

 

不需審查的第二個好處是免除了大量行政費。政府當然要請公務員來審查,公公婆婆也要社工幫手填表,這些是行政成本。資產上限是否會嚴格執行?有公公婆婆為求取得「老人金」把部份存款轉到子女户口,最後子女不認數,做成家庭纠紛,這種社會成本,不會包括在政府的計算內。老年金唯一可審查的,是獲老年金前的居港年期。例如70歲獲老年金,之前必需居港滿40年,如只居港20年可獲一半老年金。這是加拿大的做法。

 

老年金一直被視作福利政策,直覺上是無可疑的,但不一定正確。例如資本主義社會進步最主要靠創新,而創新必然有很大風險。當你知道就算失敗了,年老一無所有時,政府每月會給你$3000多元作生活費,你會冒險創新的機會便會增加。對綜援,也可從這個角度看。Harry Potter的作者JK Rowling未成名之前也靠綜援為生。但一人成功,可為整個國家帶來巨大財富。你可能不知道,經濟學家視生兒育女為consumer durables,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投資,還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也是見人見智。
 

最後,我相信沒太多人記起林鄭做過社會福利署長,但大家會記起林鄭做過發展局局長。大家會看到林鄭揚言對付的新界大規模僭建仍在。你還信林鄭嗎?今次想瞞天過海?不要綜援,還我老年金!

Share On
Dislike
0
林鄭月娥     扶貧     全民退保     周永新     謎米政治時事     Daniel Lee     不論貧富     有經濟需要     全民退休保障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