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全民退保的爭論不外是政府能否負擔,會否加稅,有好事者把這說成是要青年人負擔養别人的父母,做成「世代之爭」。自由黨的立場是與其分散給所有人,不如集中幫有需要的人。但若你問自由黨給有需要的人$6400好不好?自由黨就有另外的反對理由。這種只問立場,不問是非,言不由衷的滑頭說法,無助解決問題。有些人認為個人年老退休的生活,應可用市場方法買年金去解決,而市場必然比政府有效率。但是,市場真的是較政府有較率嗎?

 

在美國找工作談條件時,其中最重要的是醫療保險。美國的醫療保險是通過市場購買的。這種制度是做成美國醫療費用高昂的主要原因。當你有醫療保險,當身體出現一些小問題,就會去看醫生。醫院看了你的醫療保險計劃,會建議你做各種不同檢驗,測試,然後向保險公司收錢。保險公司早料醫院有此一着,會有專人團隊監察醫院收費,而醫院也有專人跟保險公司溝通。簡單的「有病去睇醫生」,通過市場,竟產生大量交易成本。我有一個朋友在美國跌倒,入了急症室,結果收費是過萬港元。香港的醫療保險主要是由政府以公立醫療體系承保,由於費用便宜 (急症室$150元) ,一樣有濫用,結果是輪候時間長了,做成浪費。朋友,你情願等多些時間,還是失去有醫療保險的工作時無錢看醫生?市場一定比政府好?

 

除了醫療,教育一樣可透過市場去獲得。香港以前很多私校,但70年代後期推行了9年免費教育,官、津校取代了大部份私校。97後推行母語教育,又將部份人推到國際學校去。為甚麼沒有效率的政府要辦教育呢?可不可以透過市場,全用私校?為何要子女就讀國際學校的,和那根本沒有子女的成年人,交税供款給其他人的子女接受教育呢?政府可否立法使每個家庭要先準備好教育基金,才可有小孩?學童與老年人一樣是沒有經濟能力的,如果你贊成免費教育,為何反對全民退保?

 

有人認為,政府可以貸款給那小孩去讀私校,貸款在將來工作後歸還。問題是大部份人都不清楚自己的能力,亦多怕風險(risk averse) 。除非家裡有錢, 要他借錢讀書,他可能只讀幾年書。相比他完全了解自己的能力,用貸款讀私校,會減少了他的教育年數,做成無效率。最重要的,從整個社會的角度來看,社會的總生產力會因為平均教育水平上升而大大提高。這一點個人是不會考慮的,經濟學中稱為界外效應 (externality) 。

 

買老年金的問題是你不知幾時死。假設有2份計劃,A)70歲之後每月取$3200元直至死,B)70歲之後每月取$5000直至88歲。你會怎樣選擇?如選了A,但75歲死了,效率在那裡?如選了B,但89歲仍在,餘下的時間怎辦?以前聽過有人替别人買了保險,殺人取保險金,害命謀財。現在醫學進步,人的壽命不斷增加,賣年金的公司會否計錯數,需要有人被自殺,減低支出?

 

如果你要將香港與鄰近國家比較,香港得天獨厚,根據基本法,香港的軍費是由中央政府負責。在2014年台灣軍費佔GDP2.6%,新加坡佔5.7%,南韓佔2.8%。以2014年香港GDP約22600億計算,以台灣水平的2.6%計是588億,足夠搞全民退保有餘。如果政府認為自己有道理,請將資產負債表及多年來用各種巧立名目隱藏了的基金一併列出,我相信有心人會小心精算,然後公開結果,讓市民大眾決定支持還是反對全民退保計劃。

 

最後,政府、市場、公司,沒有誰一定比誰好,都只是不同形式的合約。如果市場是這麽有效,那為何要有公司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