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早前在《高鐵追加撥款》(11月30日)我提到:還有,高鐵建成後的一地兩檢,解決的方法是讓內地人員來港執法?不要說請放心,這只是局限於高鐵總站裡。以共產黨的往績(track record) ,所有港鐵站,將來也可被考立名目,成為高鐵總站的延展部份。即是那個疑似打人的朱警司所說,警棍是他身體的延展部份的邏輯一樣。更恐佈者,若大陸與本地社團合作,把在港反共的,或他們口裡說的港獨人士,從街上或紅van裡,捉到高鐵站,他們便進入了另一個國度。那一夜,他們便坐上了往秦城監獄的紅van。到時,特區政府只會叫你好好包容。

 

就上星期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疑似被中共執法人員帶到深圳一事,證明我是錯了。中方要人,根本不需要在香港有司法管轄權。原來派幾個人來扮買書就可把人從銅鑼灣帶到深圳,不需經西九。對於講粗口的林老思慧老師,警方出動重案組調查,而李波的失踪,只交人口失踪組跟進,可想而知特區政府對事情的重視程度。事發後,李波曾與太太聯絡,來電的地點是深圳,李波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如果事件只是民間的糾紛,以現今科技,很容易便能確定來電的地址,通知深圳公安,救出李波。但香港警方沒有這樣做,港府官員亦不肯多提,這種反應已間接承認事件與內地政府有關。所未能肯定的,是帶走李波的是否政府人員。俗語說,「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嘛」,事件另一個令人觸目的地方,是李波是該書店第五個失踪人士,其中一個還是在泰國失踪的,這種有組織有計劃的犯案行為,背後的勢力十分雄厚。一名跟着一名失踪人士,極有電影死神來了(final destination) 的味道。

 

純粹從常識推論,出動多次去綁架一間有出版社,賣大陸禁書的樓上書店的多名成員,一定不是為了錢。事件一定與中共領導人的私隱有關。據支聯會昨披露,李波有可能是因為準備出版一本有關國家主席習近平情史的新書,而遭內地公安越境擄走。如果這是屬實,則書中的內容很大機會是真實的,而其中事件的一些細節描寫,有可能會影响習近平的個人聲望。例如毛澤東醫生回憶錄就把老毛寫成一個好色之徒,李鵬回憶錄把64開槍的責任推到鄧小平去。習近平年輕時是一個怎樣的人?相信很多人有興趣去了解。就算中共能暫時禁示這書出版,根據墨菲定律 (Murphy law) 事情往往是向着你最不希望出現的結果發展,我們可望一看習近平情史。

 

上星期習總才說一國兩制出現了些新情況,他強調的是,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云云。言猶在耳,李波被失踪就在香港發生。我不排除習總是有心搞好一國兩制,但當他的部下對他說有人打算在香港印習總的情史,習總的反應會是,「還不去香港拿人,等甚麼?」,中國人的個人短期利益,永遠比制度重要。領導人覺得制度在有需要時是很有彈性的。特事特辦,對不對?但領導人認為每件事都是特事。

Share On
Dislike
0
一國兩制     失蹤     謎米政治時事     Daniel Lee     銅鑼灣書店     李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