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在2015年年頭公布的施政報告,一如所料,在他競選特首時曾承諾的「落實全民退保」再次跳票:除預留一筆不提用途的500億元準備金外,就只承諾在下半年再次由扶貧委員會啟動諮詢。根據醫保預備金「大財小用」的往績,這一次再留500億是擺姿態多於一切;至於所謂啟動諮詢,亦必然在一片爭拗聲中無疾而終。


在這裏不是要為梁特首辯護,但以目前香港環境,根本不可能就全民退休保障如何實施、甚至應否實施達成共識。先不說在一個不民主的立法會及特首的選舉制度下,民意不可能得到充份反映;就連民眾本身也因着不同的立場、背景和社會地位,在這個問題上出現各種尖銳的矛盾:年老vs年輕、富裕vs貧窮、本土vs新移民、有子女vs無子女,這一點我在以前的文章〈全民退保計畫的政策問題〉亦已提及。


但我認為最重要、討論得最混亂的,卻還是全民退保的可持續性問題。其實我一直相當詫異於對於一個如此重要的政策開支估算,竟不是由精算或統計系,而是一位社工系教授所進行,更神奇的是當這個報告推出後,由最右的獅子山學會到最左的左翼21,就算不是對此報告深信不疑,至少也先後從報告中引述數字作為自己論點依據──若從經濟學角度來看,這實在是太和諧了!在此,我並不是要質疑周永新的學術背景或他的數據真偽與否,而是當我仔細閱讀雙方各自引述的內容,則不得不佩服這份報告的「面面俱圓」,讓彼此都能「各取所需」:反對退保者所着眼的,是報告中提及坊間各個主流方案皆不可持續,甚至連破產的年份都列明了;而支持退保者則指出周永新自己早已找出一個「至少可持續至2041年」的終極方案。可惜的是,這些引用都將整個討論搞錯了方向。


長遠預測不過是數字遊戲


其實不用甚麼艱深學說都會知道,當嘗試預測的年份愈長,產生誤差的機會和距離都會隨之增高,要預測36年、46年後的政府還有多少盈餘,甚至會否破產,說穿了都不過是統計上的數字遊戲。而且就算要計,為何不將目前香港三萬億的外匯儲備計算在內?為何不將退休年齡與實施時間的延後,以至人類科技發展的可能性都包含其中?記得在1980年代的時候,曾有人預測石油最快將會在50年後用完,但在三十多年後的今天,因為開採頁岩氣新技術出現、以及再生能源、能源優化的各種投資,結果卻迎來了油價暴跌的結果,這不是對當年預測一個最大的諷刺嗎?


另一個由周永新報告帶來的錯誤討論,乃把整個資金來源的重點放在「X方供款」上面。雖說政策討論從來都是由理性角度出發,但要說服群眾,卻要點感性考慮。沒有人會喜歡從現在的收入拿走去津貼別人的,但若改為提升從財政儲備抽取的「準備金」數額至5,000億,又或規定未來10年外匯儲備所營收的利息全部撥作全民退保之用基於財政儲備乃數代人累積而成的成果,我想那些指責全民退保只是剝削年輕一代補貼老人的聲音應會減低不少。

 

生果金依賴哪一方供款?


而更少人注意的是,若「全民退保」的定義為全港長者每人皆可獲取均等數額的退休金的話,則生果金其實早已是小額的,距離周永新目標差不多三分一的全民退保!試問生果金有依賴過哪一方的供款嗎?假若反對者認為這是因為生果金數額太少,不致影響政府財政,那請指出究竟將生果金提高到哪一個點是政府可以承受的?1,800、2,000、還是2,500元?


正因爭辯雙方都太過依賴周永新提供的數據,退保反對者一方沒有心理準備回答這些問題之餘,相對退保支持者卻完全未有就任何免除供款的可能性進行討論,只一味糾纏在本該避開的泥沼,實在非常可惜。


最後,我認為整場全民退保爭拗搞錯的方向是,只單純將之視為社會負擔的攻防戰:難道作為「自由派」,只有反對一途?在我看來,一個由政府承擔的退休制度,並不止於「派錢」予老人家,也讓較年輕的一代明白,當退休之時,將會有一定程度的保障。這張「安全網」將令他們更願意於事業上進行各種冒險,原先因害怕「老無所養」而作的儲蓄亦可因此釋放出來作各種投資──當然你絕對可以不同意,例如舉出將來可能增加的稅款將抵消這種經濟效益,又或一個可持續的全民退保數額根本不足以養老之類。我覺得這完全沒有問題,問題只在於,我們是否在正確的方向上進行討論?


上文內容靈感大多來自劉嘉鴻與經濟3.0作者,謹此致謝。
 

作者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作者面書: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其他專題新聞: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