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都有聽過朝三暮四的故事,而且都會取笑故事中的猴子只被餵猴人花言巧語幾句就接受了實質沒有變動的「新政策」。然而,當面對變幻莫測的民意,對於不同利益分配所引來的反彈,則無可避免是推行政策過程中的「必然之惡」。

 

2014年8月時港大教授周永新就全民退休保障提出了初步方案,當中建議向所有65歲以上長者每月派發3,000元,然後向所有香港市民漸進徵收1%至2.5%月薪,每月最多3,000元的「老年稅」;僱主則除最低收入一級外要作相應供款;至於政府則先出資500億元作種子基金。


對香港市民來說,全民退休保障就是一個資源重新調配的大計劃,不同背景自然代表着不同立場的考慮。年老的希望盡快實施,以能讓自己的生活得到即時保障;年輕的憂慮「老年稅」愈抽愈多,還可能面對自己還未年老已破產;無子女的希望政府能為其打算將來,有子女的卻不希望下一代加重負擔;貧窮的擔憂老無所養,但有錢的卻不願意繳交額外稅款去資助那些他們認為沒有好好計劃將來的人──本土派對持續來港的新移民搶奪資源的擔憂,這種「新舊移民衝突」更令問題複雜化。


我明白周永新並不打算落實,而是希望預留一個有改善空間的全民退保方案供政府進一步修改,但既然周永新貴為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而非一般技術官僚,則沒理由不考慮到上面的各種利益衝突而作出平衡。首先,吸取了強積金的經驗,我們都知道當整個勞動市場同一收入的供款劃一,以致價格彈性近乎一的時候,最終必然導致僱主將供款全數轉嫁至僱員的薪金上,又或是促進了他們將僱員轉為自僱人士以規避供款。


其次,「老年稅」本身的供款階梯亦很有問題,收入愈少、供款愈少這個概念當然大家都會明白,可是為供款制訂月供3,000元的上限?對於強積金而言,由於供款最後都是屬於自己的,所以供款封頂對於高收入人士「着數」有限,反對聲音自然較少。可是作為「大鑊飯」的全民退保照辦煮碗的全搬過來,中下至中等收入階層的供款比率最高,中上至上流階層則隨着收入增加而逐步下降,此豈非變相累退稅?

最終扭曲成專向中產開刀


還有當傳媒問及周永新為何不向增加利得稅埋手時,他曖昧地答了一句:「加利得稅很困難。」假若記者提問的是「能否不加入息稅,只加利得稅」,那在技術上當然不可行,因為公司老闆可以透過將利潤全轉成自己的入息來規避加稅,但若利得稅與「老年稅」同步增加呢?困難又在那裏?周永新沒有明言,但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這自然是為了擺平商界的不滿。結果周永新只一味考量着上流社會與商家的選票,最終卻讓講求公義的制度扭曲成專向中產開刀,我相當懷疑真正追求社會公義的所謂左翼人士,如何能夠接受?

 

當然還有最重要一點,就是周永新完全沒有提及在推行全民退保後,強積金將如何處理;再觀乎林鄭月娥仍然肯定強積金為「退休保障一大支柱」,幾可肯定這個詬病多時的政策將會延續下去。有關強積金的各種問題由於篇幅所限在此不再冗述,在此只想說,或許有人以為全民退保的1至2.5%供款只是微不足道,然而當加上5%強積金供款,則你的月薪在到你手之前,可能已被扣掉高達7.5%,別忘記還有先前所提的僱主供款,經過一輪轉嫁之下,你能接受稅前收入有十多個百分比已循各種途徑「被消失」嗎?而這還未計上將來可能推行的強醫金!

未有提出如何延緩「燒錢」速度

 

周永新沉溺於一個比直接加稅(至少是累退形式)更惡劣的供款計劃,說到尾,就是為了解決「錢從何來」的問題,但他也犯了一葉目、不見泰山的毛病。目前港府自由儲備已達14,000億元,這些都是捍衛港元以外的可動用資產;我們先不論是否可以在其中撥出更多作為種子基金,鎖定14,000億元未來數年的投資所得利息作為退休金的後盾如何?報告中只一味計算未來65歲人口的增長速度,是否可以順應世界潮流,將領取退休金的歲數逐步推遲至70歲呢?還有,採用某些政黨建議的退休金「分級制」,透過簡單的資產審查將退休金額分級派發,是否又可以延緩「燒錢」速度?

 

在我看來,與其扭曲原則去迎合香港市民、尤其是中上階層的「口味」,倒不如從教育入手,好讓他們明白全民退保其實並沒有那麼可怕:其實若果前年唐英年當選,他早已承諾將會向合資格長者每月派發3,000元,這已非常接近全民退保的目標,當時又有誰人認為香港會因此而破產?全民退保將會與各樣老人福利整合,再加上香港庫房「水浸」現況,香港人對於全民退保的承擔,其實遠比想像中少。
 

最後,香港中產每每對「好人好事」充滿感動,在他們對「愛心飯堂」深水埗明哥大聲讚好,甚至親身出錢出力參與派飯派油計劃的同時,假若也能把這種同情心引導向對全民退保政策的支持,或許周永新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上文內容靈感大多來自劉嘉鴻與經濟3.0作者,此致謝

 

作者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作者面書: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其他專題新聞: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