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年七月時,周永新曾透露將會一改過往其團隊在《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報告時提出由三方供款的全民退保方案;並改為一個與時事評論員蕭若元與劉嘉鴻近似的建議,亦即由政府一力承擔退保開支,直接將生果金增加至$3,000並改稱老年金,除了申領年齡改為七十歲外,並將與預期壽命掛鈎以控制增長速度。誰料至十一月八日,一班過往與周永新為「戰友」的學者們,竟「維持原判」繼續推動舊方案,而周永新亦消失於記者會之中。究竟發生何事?


據本地一報章於七月的報道,當時的周永新「精神爽利,一洗去年八月公布退保研究報告時的疲態。」顯然認為他的新提案將會是一個突破,大大提升讓特區政府以至一般市民接納的機會。但何解到了十月以後,又再次變得意志消沉?當然,這與林鄭月娥將「全民」與「非全民」改稱為「不分貧富」與「有經濟需要」這種具誘導性的字眼有直接關係,也難怪周永新公然與政府撕破臉說「唔支持全民退保就唔好拖」、「全民退保諮詢被政府扭曲,應立刻停止」之類的重話。


但即使如此,周永新理應堅持與他的團隊奮鬥到底,為何在此公布學者方案的緊要關頭,卻沒有了他的份兒呢?觀乎這個方案的內容,在此我大膽假設,周同時亦與過往的「戰友」在政策方向上出現了重大分歧,這才是讓他徹底心灰意冷的最終原因。


三方供款的方案與增加生果金方案的優劣,本人已在之前兩篇文章〈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以及〈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多番提及。簡單來說,提出三方供款的優點是,能夠從數學上計算出一個「不那麼容易讓政府破產」的可持續辦法;而且也可以透過調整不同方面的供款數目與辦法,來擺平來自某一方面的反對聲音。不過正正由於未來的變數太多,這些數字遊戲其實亦很容易被政府官員或反對全民退保的人士進行反操作,結果變成「口同鼻拗」,意義不大。


但有關三方供款部分,這次學者提出的建議卻幾乎觸犯了所有人:首先就打工仔而言,要將原屬於他們自己,能在退休後取回的一半強積金供款抽出來讓「大圍」享用,這當然是絕對不能接受;對於僱主而言,盈利達1,000萬元以上的企業加徵1.7%利得稅在數字上未必很大,但開了就全民退保而徵收新稅的先例,即等若打開了以利得稅補貼福利開支的大門,一眾功能組別議員自會全力反對──然後黃洪教授還要說這個方案「跟港大學者周永新的方案相比,政治上更為可行」?


新方案爭取目標簡單清晰


相反,周永新方案雖然在表面上看似把財政負擔全推往政府身上,然而將領取年齡推遲至七十歲、將領取年齡與預期壽命掛鈎都可作為方案努力嘗試抑制開支的論據;而更重要的是,因為學者提出的新方案爭取的目標簡單而清晰:就是要把生果金增加至全民退保的理想金額$3,500,無須陷入複雜難解的「供款誰屬」困局之餘,就算退一萬步而言,這個目標真的被政府否決,爭取全民退保的各方力量也可以目前70歲免審查的生果金$1,235、經資產審查後可領的長者生活津貼$2,390為起點,集中力量與政府就增加兩者的金額,以及進一步放寬資產審查的門檻,盡量拉近、甚至達致全民退保的目標──還有甚麼比「增加生果金、放寬資產審查扶助老弱」這句口號更容易讓市民明白認同?


推行政策,既要有理性思維,透過不同的評估與計算,籌劃出對於社會最大利益的施行方向;也要兼顧感性反應,採用適當的手段疏導民情。可惜的是一堆支持全民退保學者如黃洪、鍾劍華等,卻無視人性的本質,只一味執着於他們心目中的「公義」,妄想全香港大部分人都能像他們自己一般,強行以無私精神來蓋過自私本性。


學者們「捨易取難」,不單令周永新本來有機會迫使政府在生果金方面讓步的爭取方向因力量分散而幻滅;而違反人性的供款方案無論爭取到多少簽名支持,最終亦難逃被社會主流意見否決的結局。這班學者當然不可能蓄意要讓全民退保方案流產,但讓我稍為修改一下經濟學大師海耶克的名句: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往往是由這班學者的善意所鋪成的

 

作者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作者面書: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其他專題新聞: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一):世代鬥爭愛與恨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