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賣內地禁書的銅鑼灣書店,自去年10月開始其股東和職員接連失蹤,引起社會和國際關注,事件令港人憂慮「一國兩制」被破壞。日前大型書店Page One亦停售政治禁書,加上有消息指,旅美作者余杰的《習近平的噩夢》,也無法在港出版,令人關注香港的出版界和言論自由是否受到極大壓力。

 

余杰昨日在《蘋果日報》專欄披露事件,稱收到開放出版社總編輯金鐘的電郵,指其新作《習近平的噩夢》無法在港出版,「我們再三斟酌,決定暫停大作的出版……前此勉出《教父》,但今非昔比,愚亦無力承擔巨大後果。」

 

余杰在專欄稱,「銅鑼灣書店系列綁架案發生後,香港出版業出現人人自危的寒蟬效應,我也不幸成為受害者之一。」余杰於2015年11月完成了繼《中國教父習近平》之後又一本批判習近平的新作《習近平的噩夢》,他指在新作從集權、反腐、鎮壓、爭霸四方面入手,講述習近平政權的本質,發掘習近平的三大目標等。「書稿完成後,我即與曾經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的開放出版社商量出版事宜,初步達成出版意向。在聖誕節前夕,我們完成了書稿編輯、封面設計等前期所有工作,預計元旦開機印刷。」

 

「1月3日,開放出版社總編輯金鐘先生發來電郵告知:『香港政治書籍出版的困境,已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身陷其中的業者,遭到巨大驚恐壓力,無不趨吉避凶,以防成為下一個。我亦接到家人與朋友許多電話勸告。為此,我們再三斟酌,決定暫停大作的出版,以待未來。因未簽約,後續不複雜。但誠盼得到您之諒解。前此勉出《教父》,但今非昔比,愚亦無力承擔巨大後果。未能效終,深以為憾。』」余杰指能充份理解出版方所遭遇的壓力與危險,因在香港的歷史上,這種情形是前所未見的。

 

余杰又指自己聯絡了香港的5、6家出版商,結果均被婉拒,故新書在香港出版的可能性完全斷絕。但慶幸的是,新書的台灣版2月底將如期出版,他形容台灣是華人社會出版自由的最後一座燈塔。至於台灣版的新書能否進入香港的書店銷售,他稱在目前的情況下不容樂觀。

 

最後余杰指:「為了對抗中共肆無忌憚地戕害香港的出版自由,我考慮稍後在自己的臉書上直接向香港讀者出售本書已經排版完成的PDF檔電子版。這是在社交媒體時代,我最後的抵抗。」

Share On
Dislike
0
中共     出版     銅鑼灣書店     余杰     習近平的噩夢     壓力     寒蟬效應     被禁     政治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