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指一算,原來年來我已先後撰寫過〈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3篇以全民退保為主題的文章,基本上對於相關措施要說的都已說夠了。但當林鄭月娥在諮詢文件提及兩個退保方案的內容後,坊間的爭論無論是站在支持還是反對那方,還是因為搞不清楚全民退保的本質而錯漏百出。


首先,爭論最大的謬誤源自退保方案的承擔問題。支持退保方案一方,基於林鄭近乎恐嚇地指出「不分貧富」方案將牽涉大幅加稅及將於可見將來令政府破產後,不約而同拿出學者聯署的三方供款作辯護,然而當中大多卻不知道周永新教授早已提出放棄三方供款、改以增加生果金作為落實年老金的簡化形式。很多人甚至沒有發覺其實周永新根本沒有聯署學者方案,所以才會出現何式凝教授撰文聲援周永新,卻不知道自己聯署支持的160學者聯署方案,其實正正和周永新在打對台。

 

160學者聯署方案的問題我在以前都提過了,增加利得稅、從強積金供款抽走一半供款作為全民退保的持續支持,基本上已同時得罪了勞資雙方。這班學者天真地以為,既然打工仔本來就要強迫供款,那將當中部分轉作全民退保之用自然也不會額外增加負擔。可是他們不能理解的是,強積金就算怎樣被迫,也總有一個取回的希望;可是將供款變作「大圍福利」卻完全是另一回事,這不單將強迫供款進一步惡化成稅款,而且更直接造成了「為別人供養年老父母」的效果──這對大部分的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輕人而言,在感性上都是不能接受的。

 

基於三方供款方案的不可行,實行的可能是零。所以無論支持與反對雙方若再糾纏下去,都不過是進行着一場沒有意義的稻草人戰爭。反對全民退保者真正反感的,其實是「代際不公」的問題:意即隨人口老化,年輕人供養老年人的負擔將愈來愈重,相反臨近退休的長者卻成既得利益人士;而且「為何我要協助供養一些與我無關的老年人」、「為何這班老人當年不為自己的退休計劃的惡果卻要由我承擔」等問題亦成為年輕一代對整個計劃的最大質疑。

 

那究竟一個社會的年輕人,是否有義務去供養年長一輩?這對我而言,其實是一個很沮喪的問題,因為這就好像一套肥皂劇中,父母與子女為家用多少爭吵般煩厭:假若需要把誰養誰放在天秤上秤的話,那香港在過去數十年興建的各種基礎建設是否算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一種?在年輕人成長過程中所受到的各種交通、教育、醫療資助,是否又應歸納於「年長一輩供養一些與我無關的年輕人」?有些人說資助年輕人是能夠讓其增值並增加對社會的貢獻;但倒過來說,全民退休保障同樣可以是對為香港奮鬥多年的長者的一種回報──假若你認同生果金的意義,那我們的爭論點也就只剩下金額多少而已。

 

更進一步,若指由年輕一代供款或加稅會造成「代際不公」問題,那加重從儲備抽調的「種籽基金」比例又如何?目前香港庫房已呈水浸之勢,若非曾俊華透過「左袋交右袋」方式,將每年的盈餘硬塞入使費有限、甚至諸如「強醫金」、房屋基金連何時使用也遙遙無期的各種撥備,則盈餘數額可以更驚人。

 

人民力量推算目前香港政府可自由使用的外匯基金盈餘高達6,500億元,而他們建議將當中3,000億元所滾存的每年120億元利息指定作為增加生果金至3,500元的「起動基金」,則完全解決了年輕人供養老年人問題──相信沒有人會反對,香港多年以來累積的財政儲備,有相當一部分都是由年長一輩累積起來吧?政府目前亂起基建浪費公帑,我認為索性將全部6,500億元的本金及滾存利息都用作增加生果金之用,除可以限制政府亂花錢之餘,亦將需要加稅以應付日後人口老化的時間推得更遲。

 

由所謂世代鬥爭所掀起的愛與恨,說穿了其實不過是資源分配問題。年長一輩說「廢青買不到樓活該」,其實和年輕一輩說「老嘢儲唔到錢抵死」有同等分量。難道我們真要繼續把這種「真情」也不會用的爛劇本演下去嗎?

 

又當然,全民退保的問題遠不止於世代之爭,它如何能持續下去而逃過破產命運、如何解決階級間的矛盾以至新移民享用福利的問題,都需要繼續討論。但礙於篇幅所限,留待下篇再續。
 

延伸閱讀: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作者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作者面書: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其他專題新聞: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特惠生果金下的理財投資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一)|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退保抗戰20年|徐家健@經濟3.0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經濟學副教授徐家健:退保問題非世代之爭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成功爭取全民長壽保險|徐家健@經濟3.0|謎米經濟金融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本土人含恨發聲挺林鄭|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周永新可持續全民老年金方案的是是非非│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諾獎得主:香港退保諮詢Hopelessly Inadequate│徐家健@經濟3.0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的世代之爭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貢獻論的兩個謬誤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爭議 新加坡的啟示 | 阮穎嫻 | 謎米經濟金融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私人市場有助解決退保問題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大騙案》|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全民退保既不公義也無效益 | 阮穎嫻 | 謎米博客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論全民退保的跨代不公 | 阮穎嫻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退保制度須公平 可持續與有效率│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不加稅不供款 退保首期只需5000億│阮穎嫻│謎米經濟金融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強制退保和審查制度的取捨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二次創作]《Come on, Nelson!》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保世代問題的癥結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休保障公營還是私營? | 阮穎嫻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退保爭議兩大疑惑|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全民退保講來講去都是錢的問題│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三跑和退保可相提並論│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真・專家的退保見解│曾國平@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怎令全民退保不「破產」|梁天卓@經濟3.0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上)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未來基金要救一個怎樣的未來?(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計劃的政策問題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搞清方向討論全民退保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的破滅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全民退保嗌錯交(二):錯錢從何來,錢為何事?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iBond到老人iBond:是保障還只是派錢遊戲? |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點解咁難sell年輕人全民退保│渾水@經濟3.0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香港全民退休保障爭議風雲 | 阮穎嫻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兩個數佬講退保│徐家健@經濟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