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前輩講過,台灣的民主是用犧牲換來,解放、民主的主體性是建立在傷痛上。議會設置連動、228事件、自治運動、組黨運動、黨外運動、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能夠改變台灣的民主體制,是經歷過百年抗爭才能爭取。

 

當國民黨很爛時,民進黨能執政。民進黨很爛時,也許十年廿年後時代力量有機會取替而上。香港呢?經歷商人、公務員及共產黨治港後,我不知道下個是誰,我只清楚明白我無法利用選票改變執政者。

 

政黨政治當然不是萬能丹,但那是變革的開始。正因如此,感受過民主給予人的希望,令人更有動力走下去。

 

但這種亢奮的心情應該盡早平息。蔡英文說,台灣政治要超越對立,要溫暖和諧的社會,在香港做得到嗎?我們只有一個慣於挑戰港人底線的特首,我們只有脆弱的自由和公民社會。香港,沒有止息抗爭的本錢,只有靠身驅和信念衝擊獨裁者,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民主來得不易。台灣人,明天回鄉投票吧。

作者現為學聯秘書長

圖片:銘謝 司徒子朗提供

Share On
Dislike
0
台灣     羅冠聰     國民黨     蔡英文     民進黨     總統選舉     大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