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七城

前攝影師、非影評人,現於《av magazine》撰寫電影分享文章—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除了看香港公映的電影外,我也會找些其他沒公映的來看,電影太多,人生太短,是永遠看不完,但求保持我近年每天看一部電影的習慣便是了。最近看的3部沒公映的電影,每部都令我聯想起題材相似的港產片,如果將2部並排觀賞,應該很有趣。

 

Pound of flesh

1.《Pound of Flesh》 :尚格雲頓的《腎破狼》

 

尚格雲頓的動作片,已經沒有香港發行商問津。他老態畢現,打鬥動作愈來愈慢,怎能跟速度極快的《殺破狼2》比擬?但這次恰巧講販賣人體器官,《殺》的故事犯駁太多,在泰國攪出一場大龍鳳,還不及尚格雲頓單挑犯罪集團,為了攞返自己個腎來再捐俾人震撼。

 

這部《Pound of Flesh》我稱之為《腎破狼》(雖然它的戲名源自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故事講尚格雲頓原來約好到菲律賓,把腎臟捐給哥哥的病危女兒(合法的),點知一夜風流搭上艷女郎,醒來不見了個腎,事關重大,加上尚格雲頓原來是猛料的人,曾經是專門反綁架及救參的特種僱傭兵,無咗個腎一樣咁好打,結尾的「扭橋」我覺得是不錯的。

 

100 Yen Love Poster (1)

2.《100円的愛》:女版《激戰》

 

女版《激戰》。日本的武正晴導演比香港的林超賢更了解拳擊,和生活中的痛; 安藤櫻飾演32歲一事無成的宅女一子,外表「烏where」的她因與剛搬回娘家的妹妹相處不來,大打出手,母親竟然給一子一些錢,著她暫時搬走,一子傷心之餘,在便利店找了份通宵班店員工作,開始新的生活,結識了常來光顧的業餘拳手「香蕉男」,兩人相戀,但香蕉男自卑感作祟而逃情,令一子更失落,決定學習拳擊,將生活中的失意藉拳擊抒發,但老教練先來過「反高潮」,告訴她拳擊不是逃避現實的地方,相反那是拳拳到肉,被人不斷打到甩肺的經驗,痛楚是很實在的。

 

沒有像賤輝一上擂台便贏的神話,一子遇到強勁對手,拳如雨下,被打到不能抬頭,輸梗!老教練安慰她,說她的左拳向來不錯,就放膽至少贈對手一拳吧…… 安藤櫻由肥妹操 fit 到運動員身型,努力不下於張家輝,把亂糟糟的長髮一剪,立刻耳目一新; 片末有首很難聽的主題曲,歌詞開始一輪咀唱「很痛很痛很痛很痛…」更是一絕。

 

get hard

3.《Get Hard》 : 基金闊佬踎監記

 

香港有《高登闊少踎監日記》,呈現了新生代的《監獄風雲》,財可通神,黑社會都向錢(煙數)看,惟獨是強姦犯入冊必被打鑊的舊傳統沒變。《Get Hard》是Will Ferrell 主演的瘋狂喜劇,講有錢的基金佬被屈詐騙要坐十年監,Will Ferrell 初因擔心菊花不保,於是找來幫他洗車的黑人傳授「踎監術」–一於扮勁扮 tough, 笑料百出。美國監獄或者不可用煙數換服務,可借《Get Hard》竟然只有3分鐘的監獄戲!

 

(原刊 AV Magazine 2015)

Share On
Dislike
0
壹獄壹世界     高登闊少踎監日記     電影     葉七城     監獄風雲     拳擊     殺破狼     Pound of Flesh     尚格雲頓     100円的愛     激戰     Get Hard

發表評論